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银魂/少年杉】立秋

  • 0810高杉晋助庆生贺;

  • 高杉少年时期,散文体;

  • 预祝阅读愉快!

 

 【BGM:Wings Of The Eagle】♪

 

全一篇——

 

昨夜洗炎凉味新 今朝秋立叶声频

始看林景堪诗意 残月依々影半轮

 

                                ——题记

 

 

你的双手死死攥着衣带,手心正在冒汗。村塾就在你的背后,你却反道而行,弯腰钻进这片竹林。耳边响起阿桂他们的声音,他们故意躲着你窃窃私语,他们以为你不知道,其实你特地留了个心眼。

你伸手扶住离你最近的竹子,指甲扎进手心。正如同期的大家所说的,你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你从没做过什么体力活,所以你从不敢亮出手心给大家看,因为太过白皙。尽管每当这时候坂田银时会恶意满满地给大家洗脑说只是因为这家伙有替身罢了。

「你在看什么?」

安静倾听着的松阳,头发上还沾着一片樱花瓣,淡淡的颜色,犹如你心里正在奏响的鸣鼓,一下又一下,清晰无比。

「傻孩子。」

温暖的大手抚摸着你的头,你又弯下了腰,这好像是你的习惯,所以某个天然卷某个假发会绕着你转一本正经地说怪不得长不高。

你用力抓着竹子,忍不住仰头看它。它与你相反,长得太高了,简直有冲天入云之势。你一早就知道村塾四面都是竹林,唯有走出了这个地方才能到达村落,或者上京。当初父亲送你进来时蒙住了你的双眼,神秘兮兮的,你在这时后悔了,早知道改良一下那个黑色布条。

竹影与竹影之间似乎在对话,这些话语穿透空气,浮动在你的周遭,隐隐约约。你一步一个脚印,在面对即将西下的太阳时,竟然有些害怕。你为自己的怯弱感到烦躁,你受到打击了。

「你在看什么?」

你注视着的那个人,总喜欢看一些书籍。从前年龄尚小的你无从发觉这些出处,但现在不同了。你会锲而不舍地追问,或者偶尔有到访的客人时,你特意竖起耳朵,希望能够从中探询到什么。

探询需要时间和耐心,你会很机智地坐在台阶上,双手捧着脸幽幽然眺望远方。你眺望的方向依旧是竹林,看它们挺直的身躯,还有各忙各自手里事的情景。你一直认为植物也有行动力,它们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以自我为中心运转着他们的命运。

「高杉这家伙又在神游了!」

「哎呀给他添一笔假发吧!」

「你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喜欢戴假发啊?」

「不是假发是桂!」

闭着眼睛都能猜到有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要对你做什么,你呈目死状态一样想着:如果竹子们有灵魂的话,现在一定是在嘲笑他们。你期待着竹子被赋予灵魂,因为你走了半天,都走不出去。

“这该死的竹林!”你眯起眼睛,碧绿色的眸子被你的心境感染,从通透的层面稀释到另一个角度,倒映在视网膜前,形成了骇人的阴影。你的眼角周围尽是褶皱。你很生气,这大概是初次显露的凶相,因为你的面部肌肤还没能好好配合你的眼神。

不是小孩子脾气,不是觉得竹林外边是不是有新奇的东西在等着你,不是人人都向往的那些热闹繁华的街市,你只是想看看,看看是不是和你所听到的一样。

 

「你在看什么?」

「看这个国家的故事。」

「故事写完了吗?」

「你还站在这里,你们还站在这里,你觉得写完了吗?」

「没写完。」

「有三个部分,开头、高潮、结尾,如果是高杉你的话,想写哪个?」

「不仅仅是我吧,就算是银时和假发,也只能谱写开头以后的事,高潮应该也没机会了。」

也许是你认真的模样吓到了老师,他有一瞬间的愣神。之后你听到他轻轻跟你说:「谁告诉你的?」

「父亲。」

「这么不可靠的故事,你会去写它吗?」

「不确定,它会烂尾。」

 

你日夜能听到那些声音,它们跨越过竹林在你的鼓膜边肆意妄为,尖细的,锋利的,冷漠的。你知道这些声音的源头,你知道冷兵器在这个时代尤其地盛行,不,确切地说只盛行于武士之间。

有人死了,每分每秒不停地有人倒下,可能是村落的,可能是别的地方。你什么都看不到,那个人什么都不说,最可恶的是每次出去采购都带回来一身伤。

那个人说他是一棵樱花树,树上结了形态各异的樱花,你们各司其职,所以才有现在的其乐融融。你蓦地抬头瞪向头顶高悬的月,那一弯弧度的缺口吹出了湿冷的风,刮打在你脸上。

你踉跄行走,七拐八拐,一手抚脸,脚步渐渐加快,足底生风。竹林被你抛弃在后头,你没有闲工夫去记挂了。

复又有声音响起,一阵又一阵,凄惨的,悲伤的,感慨的。你犹如发泄一般捂住了双耳,一双在黑暗中漫舞的碧绿色眸子虔诚地看向樱花树下那抹身影。

他在看着你笑,生怕吵醒别人小声地对你说——欢迎回来。

这一年,你十五岁。

离宽政大狱还有两年。

 

 

全文完

 

后记

之所以写这篇文是因为听到了一首曲子(即BGM:Wings Of The Eagle),这沉重又萧索的旋律仿佛预示性地在诉说一些事,听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魔障。而这时候的高杉,大概就如这首曲名的汉译所说——鹰翔。

这是第一次写村塾时期,关于年表考证大概参照了历史,因为空知那家伙对他们几个的年龄概述都是“XX岁左右、XX岁上下”这一类的,如有出入是我的错,在这里先赔个不是。

题记是高杉自己作过的一首诗(标题也取自它),在他十七岁。因为是同人,我让它提前出世了,因为如果真的是十七岁,那他就要上战场了。

他走不出去的并不是竹林,而是他的内心。初形成的这种心境,在以后失去松阳老师会一直持续。我们看得更多的是未来的他,“自我为中心”,何尝不像竹,且坚韧、高傲、执着。

最后,谢谢各位观看!祝总督20140810生日快乐!

 

阿境

2014.8.10


评论
热度(17)
  1. 花烬迦南过境 转载了此文字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