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爱情公寓/乔贤】Beautiful Times

  • 背景发生在第一季结束后,第二季开播前;

  • 情景电视剧《爱情公寓》衍生文,但是非常小清新,适合全年龄骚年观看;

  • CP:吕子乔&曾小贤;

  • BGM:《beautifultimes》Owl city

 

正文:

黑夜里尽是肆意横行的寒风,除了寥寥无几的行人外,就只剩下路灯和花草树木在兢兢业业地恪守岗位。也许红灯区的人们知道爱情公寓第一季杀青了,喧嚣吵闹的分贝愈演愈烈,特地跨过路段同情一下形成强烈对比的这一条街。

这条街没有什么特殊,也就是零零散散的没人去收拾的垃圾堆,昏黄的透过灯罩折射出来的光线,漫无目的扑闪双翅飞舞的飞蛾,还有……其底下腻歪的狗男女。

“屏息凝神,我还能听到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可惜,我不属于那里。”男人故意提高声音,一只手搂住跟前人的左肩,正义凛然说:“黑暗?那算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它就是暧昧的代言词,是我们展开美妙旋律的见证人……”

他的形容词和比喻词多的是,彼此叠加排比,说话间还不忘挑起对方的下巴调调情,被对待的人似乎有点害羞,频频低头,欲说还休。

“怎么样,在这漫天繁星之下,只有我们两个人。”

“呃……”

“我听到了你心跳的声音,真不错。”

确实,在这样的夜晚里,鸟兽鱼虫都在睡梦中,谁知道还有人处在热恋里无法自拔。年轻人享受这样的待遇,和一个人,和一群人,总能找到自己对应的位置,接着准备好姿势狂欢。

“小布。”

看,她在唤他。他立马就应了,心里想着离这里最近的歇脚地在哪里。

“吕小布!”

女人嘛,想法千变万化,作为男人,如果没有一千种变通方法,那就得裁了。他不说话,牵起她的手,微微一笑。

“我说吕小布!你丫的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开着手机广播,没人告诉你这是扰民吗?很吵!真的很吵!我没空陪你吹着冷风站在大马路边上听广播!你当我傻啊?”

【玩家吕小布被皮包攻击,受到2伤害。】

【玩家吕小布被皮包攻击,受到25伤害。】

【玩家吕小布被皮包攻击,受到250伤害。】

人有时候不得不转换一下人格,人格就像你的小号,越多越好,还能三开下副本,能保命能赚钱,还能像现在一样吸收伤害。

“还不是陪我听到现在……”头顶皮包的他目送女人离去,得瑟一笑。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你撤下舞台,你的戏服却沾上了灰尘,所以你还得继续你的工作。做什么呢?拿一包洗衣粉,有钱的买台洗衣机,慢慢洗吧……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曾小贤,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曾小贤刚起身就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眼神示意了朱迪半天,对方依旧趴在桌子上睡得昏天暗地。自从宛瑜来当过电话编辑后,他就觉得朱迪是上天送给他的天使,勤劳认真,最重要的是拥有保障性的筛选过滤功能,而不是自动杀毒。

“快醒醒,下班了!”曾小贤披上外套,对着抬起头使劲擦眼镜的朱迪打了个招呼,然后踢着自己最爱的耐克鞋下楼。

工作这么久,他的作息和生物钟一直都和公寓里那几只不一样,所以他一点都不急,甚至有点慢吞吞。慢到什么程度呢?

就拿今天来说吧,他把玩着车钥匙进电梯,看着上面的数字上升又下降许久,突然又倒回来把车钥匙收进了抽屉,最后两手插着裤兜屁颠颠地步行去广播电视大楼。而他那部夏利,正沐浴在难得的假期里休养生息。

“我真是个好主人。”他摇摇头,忍不住乐了。

“啧啧啧,大半夜的,嗑药了?”

远远地被搭讪,曾小贤还以为见了鬼。瞧那一身休闲西装搭牛仔裤的非主流,不是吕子乔是谁?喔,手上还挎着一个女式包包。

“终于不甘只接触女人,要亲自变成女人了?”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曾小贤一边往手里哈气,一边道。

“什么啊,这是我前女友的。”

“情圣被甩了?哈哈!”

“你这语气,挺嘲讽的……还笑!”

“不然还能转到我这来?”

“那倒也是。”吕子乔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说法。想他阅人无数,怎么可能会说出“那个女人不合我胃口”这样的话,唯独在面对女人的情况下,他没有选择性障碍这种问题,也不需要。

“天气冷了,来找曾老师你叙旧的。”他腾出胳膊肘撞了曾小贤的,笑嘻嘻,结果被呸了一脸。

“我靠你!”

“靠什么靠,老子没钱!”

“笑话,谁要跟你借钱。”

“你找我不是借钱是什么?”

“我们是好兄弟啊!兄弟之间谈钱多见外啊!”

曾小贤机械地转过头,机械地开口:“咱俩啥时候成兄弟了?”

“马上就要了,在那之前,先借我点钱吧!”

纵使你所处的城市有多宽广,位于你脚下的,也只是这么一小块的地方。在脚下画个圈,跟着你形影不离,每天走这条路,也能走出一番乐趣,更何况现在是两个人。两个人代表响在耳边的脚步声会变多,面部神经会时刻运动,眼球不停分析周围的动静。因为你要听,要说,要看。因为一个人不如两个人,而只有两个人及两个人以上在同一个场合,才能说你和谁会有怎么样的交集。

“外套不错,哪买的?”吕子乔朝着他上下瞟一眼,没话找话。应该怪这天气,平日里上窜下跳的曾小贤现在安静得很,为了哈气忙得不可开交。

“有这么冷嘛。”

情场得意的吕子乔显然难以理解,他好歹也是穿梭于各大夜场的男人,哪怕它刮风下雨冰雹闪电,他领带一系风雨无阻。风度翩翩这个词仅仅只是形容,因为是要付出代价的。一个人提交的代价多了,就自然而然成了“代价”的主体思想,取而代之。

“外套哪买的?”他锲而不舍。

曾小贤将脸埋在围巾里,挑眉给予鄙视。

“这样吧,给我五百块,我每天这个时候来接你。”吕子乔咧开嘴角笑,转换战术。

“接我干什么?”

“你不知道吗?两个人的话,温度会上升的!”

“没有科学依据!”

“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你妹啊,这混蛋从刚才到现在喋喋不休,不是被甩就是缺钱或者因为解决不了生理需要在烦躁。人与禽兽的差别就在于,你累成一滩泥只想抱着抱枕睡觉,而对方却想抱着一群女人决战到天亮。

  *****

3602。

曾小贤马不停蹄地拿起换洗衣物直奔冲凉房,经过沙发时想也没想指着上面放着的外套道:“帮我放回我房间。”

正在解领带的吕子乔一愣,“什么放你房间?”

“我外套啊!”处女座的强迫症!

“喔……”看着曾小贤心满意足溜进冲凉房,吕子乔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这不是我衣服吗!”

  *****

次日,趁某人还在蒙头大睡,吕子乔赶紧召集大家在3601汇合开会,并就此事发表了意见和建议。

展博和宛瑜刚去旅行没几天,胡一菲一腔弟控热情没地儿撒,这会儿听到八卦,漫不经心地问:“你是说曾小贤有认物盲?”她觉得这种事怎么样都好,不过也怪不得每次曾小贤会过来借肥皂,赶紧当作马铃薯了?

“任务忙?他接太多任务了吧。”关谷捣鼓着自己的画板,笑得人畜无害。

见众人反应平平,吕子乔颇为不满。他举手划脚添油加醋,说人曾小贤可是处女座啊处女座!洁癖在哪!会把我的衣服认成他的,这就已经是最危险的信号了吧?说不定哪天他就成‘认人盲’了,看谁都觉得是金刚。

“金刚没有你这么……呃,瘦削。”

蓦地出现一道陌生的声音,众人吓一跳。齐齐看过去,单座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笑容灿烂的男人,两手规矩地放在双腿上,一身白色西装。还是陈美嘉反应最快,往相反的方向挪了挪,问:“你谁啊?”

“问得好!”

吕子乔默默“哦”了一声,转过头继续上课:“这个意思你们知道吗!小病要及时扣杀,不然小病不断,就不只是小病了!”

“反正你俩一条裤子长大的,一起穿个衣服也没什么。”

“喂,你们倒是理我一下……”

“谁跟他一条裤子长大!我可是比他小!”吕子乔伤自尊了,他撇嘴:“我的年龄正值青春!”

胡一菲点头:“骨子里的‘贱’一模一样。”

“我是张伟!虽然你们大概不认识我,但第二季就要出场了!话说我在第一季打过酱油,你是知道的!”

吕子乔显然不想在“你”这个亲昵问候下对号入座。他拍了下双手,弯腰对大家说:“有必要让曾老师自己去发现。”

“没必要啊。”陈美嘉咬着薯片。

“没必要?你还是不是人了!这么残忍!”

“睁只眼闭只眼,一味地纵容,说的就是你,吕子乔。”

  *****

——陈美嘉的回忆。

路边的咖啡店总能邂逅不一样的帅哥,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不能否认,一个人的身形容易衬托出他的容貌特征,会让你认为哪个更有看头哪个更帅。可是今天她的收获不佳,不仅不佳,还目睹了事发现场。

这个现场就像陈年的卡带机,卡了半天终于运作,跑了半天又快退回来,然后继续运作,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听的人被电流扎进耳膜里都快破裂了,那卡带机还是一如既往。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主角曾小贤曾老师曾同志因为一些原因喝醉了酒,奈何酒品极差,善良的室友们好不容易折腾完送他回住处,他在对方走后又熟门熟路回来原先的酒吧,继续寻找消失的酒瓶。

醉醺醺的他醉醺醺嚷嚷出了“我是导演!”“谁都不能带走我的节操”“我没醉”诸如此类没营养的话,在经由展博、关谷、宛瑜等雷锋的领走后,他成了酒吧的最后一个客人。因为没人去领他(详见第一季第13集)。

陈美嘉心里一咯噔,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拍拍裙子褶皱正想跃跃欲试,忽然眼前一亮,原来已经有人过去了。

“我说曾同志,你的酒品也太差了吧,这样还怎么带你去泡妞?”

“别碰我!我要酒!”

“是是,这个你拿着,慢慢玩耍……”停顿,又小声接了一句:“反正是空的。”

“卧槽竟然是空的!我不是三岁小孩!”

“……你有没有醉酒的职业道德?最起码给我点台阶下啊同志!”

“呜……”

“诶,我有点冷,你还穿着我外套?可以还给我了吧……”

围观帝陈美嘉看着这两人展开了拔河比赛不由地胆战心惊。来人是吕子乔,是几个小时前表示要和四个女人去花前月下神龙摆尾的吕子乔,这会儿还没摆完就跑出来抢衣服了,这科学吗!

曾老师醉了是醉了,可是反抗意识非常强烈,死死护住外套,还积极地拉好了拉链。

“拉什么啊!这都拉到头了还拉!”有人抓狂了,因为再拉下去这拉链头就要和外套say goodbye。

“行行,您穿着,想穿多久就多久。”大丈夫不跟喝醉酒的智商归零的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后退一步,叹了口气。

“吕子乔是我孙子!”

“闭嘴!”捂住这家伙的嘴,不再让他口无遮拦,吕子乔只好回过身去,说了声:“上来。”

说完就后悔,这一刻完全是他的写照。酒吧打烊了,美丽的吧台小妹经过他身边抛了个媚眼,他浑身一震。“好想泡妞啊。”望着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感受着背着的人的重量,吕子乔欲哭无泪,无语对月。

——回忆结束。

  *****

“啊?!”

故事结束,室友们的目光都停留在吕子乔身上,其中含义各种各样,赞赏、欣慰、同情、佩服、怀疑、惊恐……

“别这样看着我。”他觉得人身安全缺点什么。

“子乔你行啊!新一代的小区三好青年就是你了!”

踌躇了半天,吕子乔问了个他自以为最靠谱的问题。他咳嗽了一声,右手潇洒地伸出撑在沙发沿上,左手扫了一下快要遮眼的刘海,笑道:“你们确定那个是我?”

虽然有人评价过他脑子里有88%都是异性,剩下的装满兴奋剂,可他也完全没有失忆或者间接性失忆或者连续性失忆的病例,再说喝醉的不是他,被称作“孙子”这种事他非常愿意找个律师请曾某人喝个下午茶。

“早啊,聚一起商量抢劫银行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顶着一双黑眼圈的曾小贤游魂一般在沙发间穿来穿去接着转了个圈来到冰箱前,念叨着“牛奶牛奶”却拿出了天地一号,眼睛眯成一条线隔着空气瞪着。

“那个真的是我?”吕子乔瞥一眼那边神游的人,干笑着想一定是哪里不对劲。

“对了你那外套哪买的?”胡一菲随口问。

即答:“啊,去年双十一淘宝的,买一送一。”

“那不就得了!”

神延迟的曾小贤并不知道他们在捣鼓些什么,洗漱了一番后终于成功找着了牛奶和饼干,窝进沙发沾着饼干牛奶吃了起来。关谷正在他的耳边还原昨晚的场景,时间地点人物介绍地无比清晰,导演给的剧本台词也倒背如流,让人怀疑他的中文一夜之间到底过了六级还是十级。

再看吕子乔,撑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有气无力地应着室友们的搭腔。

“你是知道我有精神洁癖的。”曾小贤突然凑过头去看着吕子乔,贱贱地笑。被问的挑起眉毛,一个眼神送过去,话都懒得说了。他已经放弃回想昨晚的事,而是在想他的犯案记录。总有一种将来接触女人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错觉,但愿这只是一大早的回光返照。

“刚才整理衣柜发现这个东西,你拿回去。”

接过曾小贤不知从哪变出的外套,吕子乔吐出一口老血:“能不能洗了再拿来?!”

好吧,这只是两个神经病因为一件外套引发的故事,而且因为这件事,他俩有三天没说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纠结。关于那天夜里最后一次到底是谁站出来解救曾小贤的,成了永远的谜,唯一的知情者是个天然呆,30分钟后就忘得一干二净。

在这之后,两人之间会打破记录是在一次CS组队对战里,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恭喜吕子乔中奖了。欲知详情,请看下回分解。

 

(完) 


后记

鸡血一上来写的,我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但是多年之后重温第一二部,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容我YY一下!曾老师就是个萌物啊!不管是喝酒就倒还是爱喝牛奶都是萌点,还有那贱兮兮的笑容!至于子乔,他应该是全剧最看透人生的人了,我还记得当初的欧晧辰!

国产电视剧最爱,没有之一。

预祝各位万圣节快乐!

 

阿境

2014.10.29


评论
热度(18)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