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霹雳/燕羽】手

  • 霹雳布袋戏同人衍生,燕归人X羽人非獍(燕羽);

  • 现代设定,色气向,这将是一个系列。章与章之间有必要的联系也可能一点都没有联系(?)标题还没想好,大家有想法可以随时告知,总之现在写写写^q^

  • 手、足、嘴、眼、腿……大概会以这样来命名章名,接着想看哪部份!或者还有哪些部份想看!

  • 我很喜欢一位朋友所形容的他们:两人之间相处总是淡淡的,必要时却愿意为彼此付出生命。都失去太多,所以才小心翼翼珍惜所拥有的。我想,这就是我之所以深爱这一对的理由。

  • 文/迦南过境

 

正文——

 

 

闭上眼,他也知道那双手手心茧子的深浅。

                                                ——羽人非獍

 

城市里形形色色的人们,经过橱窗,路过站牌,却都不为任何人停留。人潮汹涌,等他握住了那双手,仍是觉得浑浑噩噩。

桌面上的鱼缸,盛了一尾金鱼。比霞光还要鲜艳的鳍部,“啪啪啪”划拉水面,自个儿探出脑袋呼出了一声叹。

它算是这个家的元老,它也认识手的主人。起初它还在闹市里的小贩管辖下,隔着一块透明的玻璃和巴西龟那些个家伙大眼瞪小眼。接着它被倒拎起,脑袋充血,本来鼓胀的眼球似乎要掉下地了。

离开水快没有意识的它,听到这样一声唤:“燕归人,它要被你弄死了。”

空无一人的沙发前,只有电视机屏幕锲而不舍地在剧中插播广告。整栋楼都意气阑珊,邻里因为入夜的星河沉睡,谁也不愿踩着寒风出门。

“燕……”栖息在鱼缸里的摇头晃脑,鳍部摆出了几道涟漪,试图无视这些足以令室内温度上升一个摄氏的呼唤。

只有浴室有动静。落地窗帘巧妙地遮掩,影影绰绰却能挑起感官,处在昏暗灯光怀抱里的,似乎不只一人。

桌面上的钢笔,搁置一边,笔冒蹭着桌沿来回滚,最终滚回书页中心,读着那些让人眼花缭乱的文字。这是主人的工作,主人妙笔生花,人物风景,故事情节,经他一串联,往往引人入胜。

鱼缸里的见过他认真工作的模样。

高挺的鼻梁上架一副银边的平光眼镜,遮住镜片后如同泼墨般的双瞳。黑发与之交映,使得光芒尽显,又相约沉寂,一静一动。

额前垂落的发丝,会跟随执笔的动作起舞。也许是初遇,于是曳步,藏住万千悸动。也许已熟络,于是轻拂,盖下波澜壮阔。也许是热恋,于是驻足,诠释意乱情迷。

手至,挽起他的发,发丝打从指缝过,犹如淘沙,一遍不够,又来一遍,一遍又一遍。拇指与食指细拈后,转而拉过它们置于耳畔。美妙的弧线,错落的黑色,缀了那张侧脸,仿佛就要入画,见之难忘。

那不安分的指腹,已然自顾自地转移阵地。

思索间,来到蹙起的眉角,轻触,抚平,描绘绒毛般的线条,再欺负敏感的眨动的眉睫。手心微痒,心中微动,嘴边已克制不住一笑。

那温柔,是下意识想像平光眼镜肆意妄为的霸道,也是属于男人奇怪的占有欲和自尊心。

热气弥漫,浴室呢喃持续,却也被控诉浪费水源。不断往复的它们,呵护着赤身裸体的男人攀着墙壁,听着他小声的压抑的懊恼,看着他眯起眼喘一声绵长。

始作俑者在他身后,衣冠楚楚,可也因擅自闯入,淋了一身,湿了个透。那宽实的胸膛,贴着对方的背,心跳与之窃窃私语,等来的是皮带扣与拉链的齐齐投降。

“你……先让我洗完。”跟着投降的还有屈起五指借以克制的举动,可是敌不过。更有厚度更为炙热的一双手,裹住,握紧,相扣,又行动。

手的主人带着他认识自己的身体,先是瘦削的腰身,再是没有看头的锁骨,然后是平坦的胸……

“嗯……”好差劲的男人。

引导着,推动他的手指,转圈,卷弄,揉捏,偶尔一下,是亲自出马,辗转勾勒。没有衣服,连竖起的堡垒也被摧毁,亏了这一系列故意,有人终于站不稳脚跟,脑袋往后一靠,枕上在那等待已久的肩窝。

“你让我先洗完!”再次强调,已然恼怒。却又无力,不由自主观察起上下其手的节奏。

粗茧烙人,肌肤有所感触,就像初见,来自一个遭遇小偷和一个帮助抓小偷的事后的握手。对视甚久,身心温暖至极,不禁抬头看了眼艳阳。

“你好,我叫燕归人,今年二十八岁,和朋友一起开了家公司,规模不大,但……”

“我叫羽人非獍。”

又看了眼艳阳,心里想着这是哪国的习惯,为什么要握手握这么久。

“你在想什么?”

浑身一颤,回过神,微微弓起了腰,急切地补氧。耳垂被咬住,轻轻舔舐,舌尖挑弄,带着恶意。显然被质疑起了明显不一样表现的手,于是干脆握着抵在墙上,剩下的那只,从腹中入手,一路往上,伸入他的嘴里。

一个顺拨,溢出甘霖,淌下颈侧,在灼热的视线下颤抖着消失。他仰起头,一开口,也带上了颤抖:“燕归人,现在已经是半夜12点了!”

“嗯,刚加班回来,饿了。”

“夜……夜宵在冰箱。”

“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熬夜,嗯?”

“……”

一个单音,努力想要驱逐的低吟,被察觉。翻了个身,终于不必再跟墙大眼瞪小眼,垂着的头被额抵住。抬起眼睑,是温柔的掩饰不住的笑意。收回视线,是水波荡漾,一池春色。

他的脸被捧住,大手微动,拇指抚过唇瓣,几下之后,执拗不肯动的舌伴着磨好的狠劲用力地咬了下去。手的主人一怔,忽地大笑,压住他。

“你……”这是他最后想要扳回一城的机会。

岂料埋在他肩上的先开口:“我明天休假,时间多。”

声音传至神经中枢,到达耳膜已是嗡嗡作响。他弃械了。

他伸出手,不再让对方肆意。白皙的手臂,修长的手指,在那一头湿发间掠过,感受着热水渐凉的过度,感受着额下深邃的眸子扫描在自己躯体产生的热量。适中,却能将人烫伤。

他听到耳边低沉的提醒:“羽人,喂饱我,你就可以睡了。”

水滴侵袭的发梢,同样落在他的指尖,结束在唇齿相依愈战愈勇的交流中。

 

   2015.2.10  完


评论(2)
热度(9)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