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K/尊礼】周防(宗像),你会惊奇为什么我的诗章里只有一个标题


 

一步两步

一时陌路

一期一会

一生悬命


From 周防尊——


多年前,我们不曾见过

谁都道年少轻狂,笨拙如我,还不是一样

认真、严肃、安静的你,你总有万般模样

你那些不经意泄露的表情,真是要人命

啊,又有人驻足看你弹琴了,天知道我嫉妒得要疯了


年少是一首诗么?不对,是一场慢电影吧

为什么是你

这个疑惑,一直持续到现在

可惜我还没弄懂,你却穿上了制服

蓝色,一如你静谧的眼眸,竟让我移不开眼睛


一生远远不够吧,我想要的太多了

明明我在那时候看进了你的眼底

明明我还没有将火焰燃入你心底

明明你的身体我仍眷恋不已

明明你的名字仿佛毒药侵蚀我的骨髓


宗像礼司

宗像礼司

宗像礼司


人们嘲笑我是暴君

纵使去了地府也依旧招惹冷眼

我觉得遭透了,我情愿被你辗上几脚

对了,脚腕处的印记还在么

那年——我不小心用烟头烫伤了你


我始终不懂爱

我始终只会懒得去说

可是你总能补上我的这个缺口

只做不说的你啊——我放不下呢

想摘下你的眼镜,狠狠锁你在怀里


我发觉我从未好好听你说话

我发觉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都心不在焉

我们能相像到在床上时也能展现高契合度

自私如我,能得你一世的包容

现在想起来,我的心仍在狂跳


我的墓前从未长有新草

你又来了,真拿你没办法

不是最讨厌我的烟味么

别抽了,「对肺不好」

我多想让你记住这句你说过的我从来都听不腻的话


宗像,我死了,我终于死了

我有吠舞罗,我有我的氏族

我有王权,我有王之位

而你——

你是我灵魂最后的梦


我从未告诉过你,我做过很长一段梦

梦境里的红色和蓝色美得充斥天地

那是人世间最初的景象

浩瀚、壮阔、霸气、磅礴

我被震撼得呆立当场


我仿佛看到你从地平线那头走来

衣摆被风掀起,前发飞扬

你的眸子深沉,沉淀在我的嘴角

然后我悄悄地笑了——

该死,像个初尝情爱的小毛头


后来,这场梦再没有醒来

后来,我们的命运骤变

不对,其实一早就知道了

如同那个遗失了几片的拼图

再也拼不完整,再也回不去


假如昨日重现,它大概会倒带重播

你一定又想责骂我是「野蛮人」

无奈的语气,淡淡的讥讽,以及——

你的倔强,你的固执,你的高傲

瞧,我早就陷在这张网里了


再见了,宗像

我擅自开始了这段孽缘

又擅自结束

我剥开了你的伤口再缝合

又剥开,然后离去


再见了,宗像

我也许再也成不了佛

你知道原因的

我单方面认为这不是END,因此——

我一直都会看着你


看着你在权力的中心运筹帷幄

看着你细心教导S4的新进人员

看着你累倒在办公桌上入眠

看着你收敛沉静散发戾气

啊,我果然最希望看着你慢慢变老


再见了,宗像

还有——

「抱歉」


附: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当你年老时》叶芝(爱尔兰)


※※※※※※※


岁月蹉跎

年华不再

慧极必反

情深不寿


From 宗像礼司——


你的墓前又添新草

绿地让人艳羡

我突然不想再去清理

觉得这样很不错

你会笑我么


本以为我的人生会按预想地过

进入学校、毕业、继承王位

恪尽职守,坐守一方

然后,像前代青王那样死去

可是你出现了,周防


你的霸道如同火焰

占据了我的整个学生时代

真是位任性的人啊

为什么一心认为我是在为你弹琴呢

只是那架琴刚好在那里而已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爱情更无聊的东西

好吧,虽然我的坏习惯都被你知道了

主动操纵的感觉很不错呢

尤其每次看到你高潮的眼神

只有我能看到——


周防尊

周防尊

你这个人啊


比邻而立,相背而驰

我们之间,似乎只是一场笑话

以至于我连视线也变模糊了

别闹,快把眼镜还给我

老大不小了还爱玩这种游戏


为什么是我

我几次都想这样问你

但是自尊不允许

于是我默默问自己

为什么是你


手里夹着烟燃至最后一截

伏见说,我变得越来越像你

我笑——

比起变成你

我宁愿吃下淡岛的红豆饭


我有一件事没告诉你

我也做着和你一样的梦

漫天的红与蓝

狂妄和清冷的冲撞

却在最后交错融合在一起


我第一次看见呆愣的你

鎏金色的眸里盛满专注

笨拙的你啊,没有发现么

总在我面前笑得最多呢

真蠢


我记不太清那场梦了

因为我在寻找着遗失的拼图

可是找不回来

因为你总是不合时宜地闯进门

啧,真拿你没办法


你的双手抚遍我的全身

你在撩拨我的情欲

你用暧昧语气咬着我的耳垂说——

「杀了我」

一瞬间,我的血液跟着律动沸腾了


你的笑冻结了我们的时间

我一点也不痛,真的

我是SCEPTER 4的室长,是青之王

直到你的尸体入土

我都站得笔直,除了四肢有点发冷


再见了,周防

我纵容你开始了这段孽缘

又纵容你把它结束

我亲自挑开伤口

看你如何将它弄得更疼痛


再见了,周防

事实上我有点担心你

你怕是成不了佛了吧

你本就是这样的人呢

一意孤行到可恶的地步


你死了,我还活着

你就好好看着吧

虽然我现在还站在你的墓前

虽然手里的烟头刚刚燃尽

虽然手抚摸在墓碑上舍不得离去


性格迥异的我们啊,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

如今——

你在那边依旧自由自在

我在这边照样披荆斩棘

我未曾改变,你未曾离去


再见了,周防

还有——

「没关系」


附:

我看到黑沉沉的夜幕里

以及星星苍白的脸上,

尽是繁露、哭泣和眼泪,

它们究竟来自何方?

为什么那皎洁的月亮

在青草的怀里撒下了

一抹晶莹清澈的星光?

为什么听到习习的清风,

在昏暗的空中一直吹拂到天亮,

仿佛它有难言的哀伤,

莫非这是你离别的象征,

我生命中的生命?

     ——《繁露、哭泣和眼泪……》塔索(意大利)



后记:

因读《尊礼◆未亡人》有感,赚了我半年份的眼泪。

于是这篇文出生了……

以此致敬《尊礼◆未亡人》,致所有爱着这对CP以及二次元的朋友。


阿境 2013.5.18



评论(1)
热度(10)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