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银魂/高威】观星者

前言:

 

宇宙中不停流浪的旅者啊,你因何而观望星辰?

 

(一)

一直飘零在宇宙里,其实也有好处。与那些拿一把椅子仰望着天空发呆的人们不同,你能辗转好些个地方,你可以去传说中的M78、M79星云看看,你可以寻找黑洞的真正所在位置,你可以眺望犹如丝带一般曳过尽头的银河。

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尤其是春雨里的那些家伙。在吃饭的时候来打扰,血盆大口一边说着话一边吐着唾沫,尽管有再多的好心情也被破坏殆尽,再也不想瞥白花花的米饭一眼。神威双手撑着桌面起身,将坐椅推离好几米远,然后看也不看仍旧在滔滔不绝的人,扛起伞便踏出门槛。

“提督!我还没说完!”

“行了行了,跟阿伏兔说吧。”

“啊,可是他不在!”

“那你等着不就好了?”

“可……”

走着的人停了脚步,身形有些僵硬。他侧过头,视线穿过透明的窗户停留在未知的落脚处,白皙的脸上无喜无怒,嘴角却挂着笑意。他的笑越来越深了,与那双湛蓝色的眸子相辉映,折射进后面一直观察他的马面人眼里。

突然冷汗流遍全身,双腿有些发颤,这种反应从四肢传达至神经中枢,接着回响在脑海。马面人呆立着,心想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把话说完不是?然而这时候就算拿枪逼着他立刻说,他也不敢了。因为那个人已经回过了头,迅速收缩的瞳孔泛起几道冷光,微微一笑,“可是什么?”

“没……”

“说完了?”

“是……”

“那你早说嘛。”神威笑眯眯地拍他的肩,道,“我走了哦,不要特地出来送我啦,我不是那种会摆架子的上司,呃……”神威懊恼地握起下巴,“因为我也没做什么事啊……”

真是变化无常的男人,为什么同样是笑却有这么多含义,关于这一点马面人始终不懂。他目送神威离去,认命地将话头收回去准备下回见到阿伏兔再汇报。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对阿伏兔的同情感,也庆幸着自己不必日夜常伴在那人身边,否则一定老得快。他走近窗前,朝着神威不久前的落目点望了又望,只发现那里有一颗暗色的星,形状不是很好看,也可能离这里远,所以只能捕捉到微弱的光。

 

(二)

又子又在踮脚张望了,那一脸痴汉的模样连武市这类只对LOLI感兴趣的人看了都不爽。他用手肘撞了撞旁边专心弹三味线的万齐,道,“快去阻止他,被晋助发现了还得了?”

新买的耳麦完全适用,高品质的音效和立体音让万齐很满足,这回阿通发行的单曲也百听不厌,万齐不觉得这种优越感跟是自己作曲的原因有关。他无视一直催促他的人,拿拔子轻轻拨弄着弦,感受着手握在上面的力度和震击回荡在肌肤表层的颤动,意犹未尽。

武市只好自己劝阻,“唉,又子小姐不要再看了。”

“嘘!”又子怒瞪他,用眼神示意他闭嘴。

他们蹲在灌木丛背后,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一颗荒凉的星球会唯独量产灌木植物,而且多到了非常可恶的地步。事实上只要他们再走个半小时就能看到像大海一般广阔的灌木林地,覆盖在沙砾堆积的地表上,比那张牙舞爪的怪兽还要嚣张几分。

他们的首领现在正站在不远处的悬崖边,一动也不动,如果不是发现他手里的烟杆有烟雾在袅袅上升还真以为他其实是在睁着眼睛睡大觉。

鬼兵队公费旅游?怎么可能!就算是旅游,谁会来这种鸟不生蛋的鬼地方?

“所以说晋助大人是来做什么的?”

又子看向万齐,后者默默摇头。又子又看向武市,武市耸肩,“你如果问我关于LOLI养成的攻略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不过只能透露一二,其他的要你自己去摸索,我……”

又子捂住耳朵,表示这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

他们话说完了开始你挤我挤,推力促使好几次踉跄,整个鞋子都陷进了泥沙里,被冰冷沙石碰触的小腿渗上了诡异的湿气,冷得他们不约而同地打起了寒颤。纵使跟着高杉天南地北地走,他们始终也还是土生土长的地球人,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产生了水土不服的毛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喂,你们……”一直充当天然背景布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他负起手,转身,和服上镶嵌的金蝶式样因动作的变换仿佛开启了生命力,扑扇着翅膀跃跃欲试。“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绷带之右是世界仅有的宝石,绿而通透,深深浅浅。男人平视前方,懒洋洋地歪过头。

“等等,晋助在说什么?”

“我们鬼兵队终于要干‘开垦荒地’的活了?”

“不,这里的土质没有节奏,虽然沙子多却硬梆梆的。”

“万齐你这家伙,重点是在这里吗?”

“那个,晋助……真的是在跟我们说话?”

 

(三)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家具和装饰,唯一的竖形十字托架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别扭。一双纤细的手被绑在两边,绳索粗鲁地缠绕并沿着两胛而过勒上了腰。腰部以下的一双赤足也被束缚,不过现在正有人挥刀斩开了那条散发着难闻铁锈味的锁链,接着随手扔到一边。

被绑的是一位少年,发绳脱离尾梢落向地面,长发倏地舞开了,全数拼下肩,与他胸前淡淡的血渍混合在一起,已经看不出到底是橘色还是红色。他在听到有人进来的时候耳朵不由自主地动了动,眼角余光闪闪烁烁。

对方也没穿木屐,随意得很。即使斩完了锁链,他的刀也未离手,反而攥得更紧。没有窗户的这个房间显得特别暗沉,会让人渴望起光线,于是少年的喉咙滑动了,咕噜噜地在吞咽着什么,在静寂的此刻添了一道古怪的不协调音。

男人抬起刀尖,挑起他下巴,与他眼里的湛蓝对视。年龄相差甚远身高却相符的这两人,未语先彼此挑衅,目光如炬,一点都不友善。少年大概不习惯一直被绑着,手腕的转动没停过,但越是转动绳索便勒得更紧,争先恐后似乎想往他的皮下组织钻去。

他喘了口气,勾起嘴角一笑。

看到这副场景,男人眯起眼,没收住力道。他的刀刃向上,割开了那里脆弱的表皮,几滴血流下,沿着锋利的尖端蔓延。很好看的颜色,也是男人见得最多的。

没来由地就在享受其中的乐趣了,也不知道这种刺鼻的鲜血味有哪里值得满足。相比之下,被无视的这种虐待难道不是最应该反抗的?

男人收回刀,细细地舔了刀尖上的血,腥甜的味道令他额角上的青筋一跳,似乎脉搏也在加速。他反手握住刀柄,将刀插进地板,惯性冲撞以至于迅速龟裂的声音响彻在两人耳边,终结在相视一笑却无半点笑意的表情里。

少年的双颊被捏住,男人凑近他,鼻子抵住他的,嗤笑道,“你是变态?”

身体一贴上就兴奋了,血液逆流快要冲破血管,少年的那双手挣扎得更快。他开心地展颜,小声道,“高杉君是在开玩笑么?”

“什么?”

“你这是在犯罪吧。”

男人沉默。

“阿伏兔就要过来了哦,我们不是说好来地球拿了东西就走么,还是你……”少年抬起眼,眼波流转化作一片深意,沉淀在深处。就近看,他的眉睫生动,调皮得挑起时简直跟上回蹭饭时一模一样,欠揍又……

男人把某个称赞词吞回了肚子里。

他遂了人类原始冲动的意,尽管他对人类的喜怒哀乐不感兴趣。在看到江户的黎明时,先摧毁这个狂妄自大的孩子,他认为并无不可。他没当这种想法是反省,因为他已经开始了行动。他的手轻巧地撕了那件碍眼的武斗服,视线下移停留在被绳索勒出青痕的腹上,低低沉沉地笑了。

 

(四)

一向以利益关系并肩的两个人,为了让春雨的那些不安份的家伙三缄其口,在处理共同任务的出发点上,从来都是同行的。当然,同行的话就不需要两艘船了,要不以春雨提督的名义,要不以鬼兵队总督的名义。而第一次非同行,竟就是这趟地球之行。

阿伏兔踏进院子的时候,只有神威一人坐在走廊上,抱着西瓜,脸蛋埋在里头。他的身上挂着破烂不堪的衣服,看那撕痕不均的情况并不像是意外。其中有几处显然起不到遮挡作用,白皙的皮肤露了出来,斑点层出,青紫不一,简直让人看不下去。

这时少年从西瓜里冒出头,两颊塞得鼓鼓的,正在努力地嚼。他的嘴角和下巴则沾满了西瓜籽,一粒接一粒,有些掉落在手背,有些掉落在双膝。

“啊咧,你来得好慢。“少年抱怨地瞧着他,手里将西瓜抱得更紧。他的敌意很明显,让阿伏兔忽地生起了罪恶感。他扶额,道,”你们俩干了什么。“

“什摸都没干……”

“哈?”

“挖和高杀君八熟……”

阿伏兔怒,“到底是先吃还是先说,给我选一个!”

神威吃东西的速度最快了,这在春雨里可是上过榜的,他为这一点感到无上的自豪。充满自豪感的他放下被消灭完的西瓜,抬脚一踢,任由后者滚出视线。吃过西瓜后两手有点脏,他捣鼓了一下决定擦在破衣服上,然后准备着起身。

阿伏兔断定自己是见鬼了。是的,一定是昨晚一直在看《午夜凶铃》的关系。因为那个比恶魔还可怕的夜兔之子……现在竟然站不起来。神威几次三番撑起小腿,然而还没站稳又跪了下去。神威“咦”了一声,天真的眼眨了又眨,大概还没回过神到底是什么原因。

“你们到底干了什么?”阿伏兔此刻在履行着复读机的工作。

“打了一架而已。”

“哈?”

神威正欲解释解释,却在下一刻发现与太阳相反的那片天空有什么东西在,一亮一亮的,以肉眼看得见的缓慢速度在移动。他见过这颗星三次,一次是在春雨主船,一次是昨晚拉开门探头出来的时候,不过那时因为分不出神所以没有多加留意,一次是现在。

 

(五)

多亏了擅自围观的月光,以至于能将这具赤裸的身躯一览无余。红色与青紫色的点缀美不胜收,不过最能引起人情欲的还是那头橘色的发。男人揪起它,迫使少年扬起头。可惜少年眼里的冷光太盛,男人怀疑起了手里的手感,似乎不认同这种真实度。

“高杉君,你是在欲求不满么?”少年阴森森地笑,两脚往他腰上一勾,贴上他席地而坐的大腿。背脊挡住月光的少年一把夺过男人的烟杆,绕过男人的头部戳着绷带的边缘。他不分轻重的举动有好几次都戳错了位,男人皱眉,掐住他的脖子抵近门柱。

“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大手摸向赤足,手指情色地穿梭在趾缝,轻轻地刮划。娴熟的动作好像早就知少年的敏感点,每一下都恰到好处,然后满意地看着少年的眸光变色,溢出轻轻的呻吟。

如此压倒性的主导优势,少年当然不干。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着门柱,嘲讽地盯着对方,道,“你想征服我?”

“……”

“高杉君,还是不要这么自以为是了啦。”

“哦?”

“晋助!”

高杉回过神,看着被自己倒置的烟杆正不停地在掉落烟灰。前些日子派人去采购的烟草如今又所剩无几了。他转过头,看向不远处抱着三味线的人,淡道,“怎么?”

“你在想什么,叫你很多次了。”

“没什么。”吸了一口烟,任它辗转在舌苔,却灭不了里边先触及的味道。

万齐拿拔子轻轻拨着弦,道,“为什么要去那颗星球,我不认为你只是出于好奇心去看看而已。”

“那个啊……”高杉冷笑,突然不答。

万齐后悔了。他早知道“枪打出头鸟”这种例子,还被武市和又子怂恿着屁颠颠过来,现在看来事情完全就没他们想得这么简单。他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突然一愣。哦,节奏乱了呢,真奇特。

“万齐。”

“是。”

“下次不要放那个小鬼进来。”

万齐又是一愣,回道,“他已经进来了。”

“……”

“还扛走了一袋米,待会财务部的估计会直接找你。”

“……”

 

——FIN.

 

后记:

距离春节那会儿的长篇转眼就半年了,感觉时间过得真的好快。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总督和呆毛尼桑啊啊啊(。-`ω´-)于是这篇是总督庆生预热文,请笑纳。w(´・ω・`)w

 

  阿境

2013.8.4


评论
热度(29)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