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银魂/高威】原罪

※生日快乐to八咫_重(新浪微博) 

※高杉晋助&夜兔神威相关

※来岛又子第一人称

 

 正文:

 

江户的天空自那天起就暗沉下来了,整个世界沐浴在犹如无底洞一般的黑夜里,人们就是那来回辗转的孤星,不知去往何处。

 

当神威将这段话告诉我的时候,我觉得他疯了。集腹黑嗜血天然吃货各种属性为一身的这个男人,竟然也会说这种话吗?这简直太可笑了!可是,我笑不出来……

 

如果让我在“鬼兵队灭亡”和“鬼兵队解散”这两个选择中选一个,我哪个都不会选。然而命运之神没有站在我这边呢。直到事实站在我眼前,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只想把手里的那把自动转轮手枪塞进自己口里。

 

“砰——”

 

——死了算了。

 

神威比以前更爱笑,笑得没心没肺,连肩膀都在抽动。我有好几次想将他手里的烟杆抢过来,却都被他的伞扫飞出好几米远。夜兔族的力量足以扯断我的整根胳膊,我该庆幸他对我并无兴趣。我永远都忘不了他那时的表情——双眼通红,呲牙咧嘴,浑身发颤。仿佛野兽在悲鸣,一阵又一阵,穿破我的耳膜,直升天际。

 

——他是在跟谁过不去?

 

我没有可去的地方,地球那玩意儿我是正眼也懒得再去瞧了。失去信仰后什么都觉得无所谓,我想,干脆随着这茫茫宇宙漂流得了。或许我运气好,能够发现新的行星,亦或许被新的生命体袭击,死无全尸。

 

我临走的时候,神威环着双手倚着墙,死死地盯着我。他的眼睛是湛蓝色的,我记得有谁总爱说那是大海的颜色。我悄悄嗤之以鼻,大海哪有它这么狭隘……瞧瞧这时候吧,他是在看我吗?是在透过我看谁吧,因为只有我是最后一个连系了。

 

所以说,“狭隘”什么的我也能理解呢。能狭隘到这种地步,真让人羡慕。我也想的,可我没有那个机会,因为那个人的视线不在我身上。

 

之后不久,我听到有人说:某个少年啊,单枪匹马杀进去了。扛着一把伞,拎着几颗人头,站在高大的建筑门口,像极了地狱里来的恶鬼。他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残留在他手心的血流到地上,把翠绿的草坪都染红了。星球联盟几乎吓破了胆,派了好多人来围攻,也不知道少年逃走了没有。

 

我安静地听完,整了整自己的双马尾。我听见自己说:“他俩,都是疯子。”

 

“俩?还有谁?”

 

我张了张嘴,无法答话。明明那四个字符已经快要冲出喉咙了,我的注意力却被一只扇着薄翼飞舞的蝴蝶吸引住。

 

它在飞,好急切。

 

曾听老人家说过,生前最爱的动物在过世后最容易寄生灵魂。

 

难道……是真的?

 

 

——FIN.

 

阿境 2013.8.22


评论(1)
热度(20)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