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OP/索香】日常五十题★你我的光合作用

  • CP索香,微小说合集;

  • 原著背景有,架空背景有;

  • 2013.11.11剑士生贺,第一弹。

 

♪BGM:海贼王《We did it! Party!


正文:

一、青葱

开学了,班主任娜美扶了扶眼镜,介绍旁边的少年道:“这是新同学。”话音刚落,台下有位绿色头发的少年一咧嘴,哼道:“好丑。”于是,两人的梁子结下了。“Sanji!”“噢!来了!”相处久了认识了不少朋友。金发少年笑嘻嘻地离开书桌,转身时发现有一个人一直盯着自己,便走了过去,低下身道:“你暗恋我?”“噗——”后者被刚喝的水卡住喉咙,咳个不停。

二、习惯

剑士迷路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见大家都不积极发问,乌索普首先道:“喂喂真的没事么!他可是能迷路到火星的天才啊!对吧,Sanji?”“关我什么事。”厨子吸一口烟,不以为意。“咦?那家伙跟你的感情不是最好么?”“谁跟他感情好!”“谁跟他感情好!”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原来是正主回来了!罗宾表示很好奇为什么路痴会认识路,只见后者指了指Sanji。“他身上的烟味,很特殊。”“……”

三、在意

去小镇上购买材料的过程中,Sanji向一位美女搭起了讪。“小姐,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看这曼妙的身材,迷人的嘴唇……”“咳咳。”身后的声音适时打断他的思路。Sanji恼火,心想为啥这家伙要跟着自己。正准备继续勾搭,只见突然伸出一只手,手的主人淡道:“小姐,别笑了,牙齿上有青菜叶。”结果可想而知,美女泪奔,两人开打,东西忘了买。

四、犯蠢

自海上餐厅初见后,剑士有一句话一直都想告诉某人。这天终于下定决心趁晚上值夜时约了厨子,两人你瞪我我瞪你好古怪。“那个……就是想跟你说声……声……”“嗯……”“你……”厨子吞了吞口水,叼在嘴里的烟一抖一抖的,不知为什么有点紧张。只听剑士继续道:“你遮住的那只眼睛其实是写轮眼吧?”“……”

五、调戏

即将踏上去发条岛冒险的路途前,几人在一座岛上悠闲地晒着日光浴。Sanji早就备好防晒霜,屁颠颠就要在娜美趴着的裸背上献殷勤。结果回过神,发现手感有点糟糕。印入眼帘的是一副强壮的身体,皮肤古铜色富有魄力,背脊性感无疑。只见对方侧过头,坏坏地翘起嘴角,道:“夫人,快来伺候我。”厨子眉毛直挑,飞脚就踹:“你给我滚!”

六、调情?

Sanji在学校这么久还没有去过操场,原因只有一个,每次一出教室门就被某人赌在了厕所墙壁上。“你到底想干什么。”“看你不爽。”“啧。就凭你?绿藻头?”Sanji的挑衅让Zoro眯起了眼,他俯下身,故意将唇擦过Sanji的耳朵。“凭我就够了,圈圈眉。”“你说谁圈圈眉!”余下省略八百字。

 

七、挑衅

路飞的吃货属性让众人很在意,于是开起了讨论会。娜美曰:“不能给他提供吃的!”乌索普曰:“不给吃的睡不饱!”罗宾曰:“其实还是Sanji做的食物太好吃的原因。”Sanji闻言,刚要发话,Zoro举了手,曰:“这个好办,让厨子只负责我一个人就行了。”几只瞬间齐齐抬头瞪他。

 

八、自信

Zoro睡醒了,打了个哈欠。这个厨房是不错的睡处,他记下了。扭头,见厨子正安静地做着午餐,来回观察了一会儿,Zoro愣道:“你脸红了?”Sanji忙碌个不停,听到不禁反驳道:“红你个头!”“明明脸红了。”看他这么肯定,Sanji拿起菜刀看了下上面的反射角。“噢,这个啊,刚才被乌索普的辣椒星弄到了……”“……”

 

九、笃定

脸红事件让Zoro留下了阴影,他觉得自尊心受损了。这天又占据了厨房做睡觉地盘,醒来后直盯着对面那位抽烟的男人。Sanji刚忙完,好不容易有空歇了一下,就见这人像观察动物一样看着自己。五秒。十秒。六十秒。Sanji首先投降侧过头吐了一口烟。后者心道:终于脸红了……

 

十、捣乱

阿拉巴斯坦事件后,草帽海贼团一举成名。这天刚结束完皇宫里安排的晚宴,侍女们一个个往几只的方向频频张望,欲说还休,其中几位直接走了过来,与Sanji搭话。一边的乌索普嘀咕道:“人缘真是好……嘛嘛我有可雅了我才不羡慕!”Zoro看得不耐烦了,于是插嘴道:“你们给我放弃吧,这家伙是色魔啊。”“……”

 

十一、心机

侍女们见每每靠近Sanji都会接收到猛烈的一瞪,于是转换了目标。说来剑士可是让人一见难忘的男人啊。“干嘛?”本来还在假寐的Zoro睁开右眼,懒懒道:“没什么事别打扰我。”众女见搭讪无果大感挫败,叽叽喳喳还想继续。Zoro似乎想到了什么,诡异笑:“除非你们能把厨子捉来……”

 

十二、双关

“Sanji,我好饿!”远远就传来路飞的喊声,在厨房里的某人探出头,应道:“是是,我知道了,船长!马上就开饭!”他可是掌握着同伴们的胃以及营养的摄取,这对他来说是极幸福的事。低笑了一阵,准备削萝卜,突然发现左手边站了一个男人。那人说:“我也饿了……”“混蛋你抱我干什么!”

 

十三、霸道

Sanji每次上历史老师罗宾的课都聚精会神,作业全交,乖得不得了。他掏出自己亲自做的便当偷偷放到老师办公室,希望能够与她更近一步。中午,刚踏入教室,就看到绿发少年坐在那吃饭,两腮鼓鼓的。Sanji还没上前,就听到他说:“嗯,手艺不错。”这一看才发现是那个便当,Sanji狂抽眼角,吼道:“罗罗诺亚·卓洛!!!”

 

十四、注定

Zoro是剑道部部长,平时很冷漠,偏偏又是个超级路痴。这天停在假山边,逮住一个人就问:“教学楼怎么走?”“啊?”“不说就砍了你!”“啊啊啊,在那!”同学闭着眼一指,然后溜了。Zoro转身,发现那个方向站着另一个人。“哟,迷路啦?”Sanji翘着腿坐在那,笑意迷人。Zoro冲过去拖了他就走。“喂!”“给我带路!”

 

十五、调皮

“要来大风啦要来大风啦!”收到娜美的指令后,乌索普一个人在那大叫。路飞忙着吃没理他,Zoro忙着睡没理他,只有Sanji从橘子树里边出来,抽了口烟后加入帮忙。事后,Sanji若无其事踩过某个睡得无比香的男人,在听到有声音出现后,拨腿就跑。“你给我站住!”“你以为我会这么蠢吗!”

 

十六、温柔

自从乔巴上船后,路飞就一直看着它流口水。“厨子!今晚做炖汤吧!”角落里的剑士适时发话。乔巴闻言,退后了好几步,叫道:“你们不能吃我!”“不会吃你的。”Sanji捶了路飞一拳头,蹲下摸了摸乔巴的帽子,轻笑:“我是厨子,我说了算。”“啊啊啊,Sanji好坏!”“……”角落里的某人眯起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十七、烦躁

人倒霉了连喝水都塞牙缝。话说乌索普很好奇罗宾看的是什么书,于是半夜与路飞一同作案。经过船板上时,发现Zoro还在练习着哑铃,长鼻子动了动,脑子一充血就说道:“Zoro!Sanji喊你回家睡觉!”哑铃落地,剑士快步走过来。乌索普正打算再说点什么,就被某人重重踹了一脚。

 

十八、假扮

小冯自从阿拉巴斯坦事件后就与几只成了好朋友。他心血来潮跑来问Sanji:“如果我扮成你的样子去接近Zoro,你猜会被揍扁吗?”厨子乖乖摇头:“不知道。”于是小冯去试验了,穿了长长的睡衣站在远处张开双手道:“Zoro~~~~”躲着偷看的Sanji和当事人同时起了鸡皮疙瘩,只听Zoro道:“Mr.2,你去哪里找的厨子的衣服?”“……”

 

十九、意外

空岛上娜美骑威霸帅到不行,Sanji觉得自己也应该学学,日后才好与娜美一同约会。脑补中的Sanji很兴奋,等回过神已经在空岛上奔驰了,虽然有点东倒西歪,而且……这威霸好重,不是说是轻骑吗?……这时后座来动静了,只听一阵哈欠:“什么啊,已经天亮了?”“……”

 

二十、特定

神艾尼路正在给大家表演眼睛放电的绝招,几只表示很羡慕,迫不及待想要一试。首先是路飞,朝剑士拼命眨眼:“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再是乌索普,鼻子都快碰到剑士脸上了:“哈哈哈比我想象的容易多了嘛!”然后是乔巴:“虽然我觉得这样眨眼对眼睛不好,但还是想要放电啦八嘎呀路!”罗宾撑着下巴在围观,所以最后只剩下Sanji了。他很不情愿地走过来,嘴里嘀咕着干嘛要拿这家伙做实验。他睁开眼睛,很平常地看着对方一眨,接着就离开。“啊啊啊Zoro傻了!”“医生!医生!噢,我就是医生……”

 

二十一、认同

罗宾看书看到笑出声,Zoro恰恰经过,所以停顿了下来。罗宾将书递过去,于是后者定定看了一会。「男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人总是恶言相向。」这是简介上的一句话。罗宾撑着额头,饶有兴趣地看着Zoro的反应。Zoro看完了,扭头就走。“没有读后感?”“写得好。”风里飘来这么几个字。

 

二十二、心思

神艾尼路和他的神官们有一个能力:心网。这天他闲来无事来猜大家正在想的事情。“路飞,想吃大鸡腿……”“娜美,昨晚房间里刚放了一袋不少的宝物……”“乌索普,研究的新武器出了问题……”“乔巴,药草还差一项就能制作药丸……”“Sanji,今晚做烤肉料理……”“Zoro,……”艾尼路满头大汗,不敢说了。

 

二十三、争吵

自从知道了“二“的含义后,大家都在比较谁更二。“路飞,你这个大吃货!”“乌索普,你这个大长鼻子!”“娜美,你这个大财迷!”“乔巴,你这个大宠物!”“罗宾你这个……大美女。”轮到Sanji时话锋一转, 指着剑士道:“还有你!你这个大路痴!”Zoro适时还击:“比你这个大花痴好太多!”

 

二十四、语病

三更半夜两只在聊天。“All blue那里的人应该也是人手一把剑吧?”谁知Zoro听错了,惊:“什么?人人都是剑人?!”Sanji抽着眼角,抽了口烟,道:“贱人?”“对,剑人!不简单啊,看来我以后我也要看一下。”“……你去看贱人做什么。”“我要打败所有带剑的人!”Zoro侧头,发现Sanji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

 

二十五、可爱

校运会报名期间,正趴着睡觉的Zoro被同学阴了报名了1800米长跑。本来满腔怒火的他看到名单上还有另一个名字时顿时淡定了,又继续睡觉。远处诡异观察着的Sanji很好奇,脑袋动来动去,想挖掘出什么动静。睡觉的当事人实在觉得有趣,心道:怎么有人的小动作能做这么显眼……

 

二十六、口误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Zoro暗恋Sanji,然后全班都兴奋了。要知道男校的大家都是光棍,能得一伴侣是人生大事啊!虽然性别相同……Zoro顶着一头绿毛来到讲台上,觉得有必要澄清一下,于是拍讲尺道:“我是看上了他的写轮眼。”台下Sanji吼:“你到底有多纠结写轮眼!!!”

 

二十七、舆论

写轮眼事件后,Sanji生气了。他本来就不喜欢这个既霸道又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的男生,想起自己做了好几顿的料理都被某人下腹就火大。“喂!Sanji,一起去踢球!”乌索普站在教室门口招呼道。拥有好脚力的Sanji可是足球部的主力啊。并肩下楼梯时,只听乌索普问道:“听说你跟剑道部部长好上了?”“……”

 

二十八、八卦

自家妹妹佩罗娜一直在说什么瓶邪瓶邪,Zoro不耐烦道:“瓶子有什么好邪恶的,一天到晚嚷嚷干嘛。”“……哥,你这就不懂了。”他妹妹绕着他道:“这是倒斗的梦想,这是盗墓的目标啊!”Zoro认真思考了一秒,严肃:“我确实不懂。”佩罗娜继续道:“至于哥嘛,绝对是攻!”“啊?”“啊啊啊今天的太阳好灿烂……”

 

二十九、凝噎

“一个西瓜,切成两半。一半给你,一半给我……”广播声响起,教室里众人昏昏欲睡。“听说广播部换人了?”“对!叫什么路飞的!”耳边响起这些话,Zoro还以为做梦了。路飞不就是当年的邻居吗!于是他站起身询问,那同学善良道:“虽然八卦是可耻的,但还是想说一下,爬墙不好……”“……”

 

三十、恶劣

阿拉巴斯坦事件中,拥有恶魔果实能力的罗宾给众人留下深刻印象。这时大家都围着她转,只有路飞在蹦跳着说“好厉害好厉害”以及冒着心心眼的Sanji。角落里的剑士冷哼了一声:“有什么好厉害的,有本事用你的能力把那个花痴厨子绑给我。”几只闻言,集体扭头鄙视地看着他。

三十一、炸毛

巴基来船上做客,一来就指着路飞的草帽跳脚道:“怎么到处都能看到香克斯的东西!离我远点!!”路飞护住帽子,哼哼:“不要!”当晚,巴基喝醉酒了,一直在说话,大大的红鼻子很可爱:“我我……最讨厌香克斯了!都怪他……咳……”这边,Zoro道:“这就是傲娇。”然后看了Sanji一眼:“和你一个样。”Sanji炸毛:“你才傲娇!你全家都傲娇!”

三十二、默契

巴基开始了“毁灭草帽”的计划。正暗搓搓地架着小刀在后面蹲着,Sanji突然打他跟前过,踩到了他的鞋子。红鼻子一皱,好痛的样子。巴基咬牙坚持中,下一刻又看到Zoro来了,眼睁睁看着他踩同一个地方。巴基忍不住站起来,破口大喊:“好一个妇唱夫随啊!”

三十三、旁观

还是巴基……一直倒霉让他很委屈。今天他跑到路飞跟前,亲切道:“把帽子扔掉,我请你吃糖!”“不要!”路飞的斩钉截铁令巴基彻底抹泪了,他不禁控诉:“你们一个个都这样!船长眼里只有吃的!剑士眼里只有厨子!娜美眼里只有钱财!乌索普眼里只有弹弓!乔巴眼里只有棉花糖!呜呜呜……”几只将某两人晾在一边,窃窃私语:“听到没?只有Zoro的最诡异啊!” “……”

三十四、醋意?

罗格镇的时候,两人正被海军追。“绿藻头,刚才那个女孩像你的青梅竹马?哟哟哟,好可爱……”Zoro踢飞几个海军,哼笑:“混蛋厨师你这是什么语气。”“鲜花插牛粪,糟蹋了!”“你再说一遍!”争斗一触即发,拳打脚踢,谁也不让谁,倒是海军们一个个被火星扫到,飞出个老远。“混蛋圈圈眉你活腻了是吧!好端端地招惹我干嘛!”“你才是活腻了!该死的绿藻头!”

三十五、定位

从前有一位抽烟的大叔,名叫斯摩格,他还有一个外号,叫做“烟叔”。这天路飞抠着鼻子绕着他转,嘟囔道:“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诶……”烟叔瞪着他,正想劈头盖脸开打,却见路飞继续抠着道:“抽两根烟啊……厉害!太厉害了!”已经走了老远仍旧迷了路又绕回来的Zoro见状,拎起路飞的耳朵吼道:”在你的眼里烟才是本体吗啊!厨子才不是这个挫样!“烟叔挑眉,咬牙切齿:”……挫样?“

三十六、愣神

翻过颠倒山后,众人进入了拉布的肚子,大家都为如此之广阔的地域感叹。Sanji吸了一口烟,发现剑士正在低头认真思考着什么,顿时好奇心四起。这会刚来到Zoro面前,就见他立刻抬起了头,认真地注视着Sanji,道:“你掀开衣服也让我看看你的肚子……”Sanji怒,跳脚道:“你就一直在想这个?!”

三十七、笨拙

在阿拉巴斯坦时走到哪都有受到注目,Sanji色咪咪望过去,发现女人们的视线在他左边。Sanji各种羡慕嫉妒恨,叼着的烟头都要被他咬断了。而就在此时,某人很欠扁地打了个哈欠。“……绿藻头!给我绅士一点!”“哼。”见剑士不搭理自己,Sanji更来气:“在lady面前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Zoro被念得头大,一把拎起他,大摇大摆穿过围观人群。见有几个还想冲过来,剑士挑眉,伸手指着正在冒着疑问号的某人,严肃道:“他是我的。”“……”“……”现场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Sanji首先反应过来,飞脚就踢:“你什么意思!”“帮你减少桃花运。”义正词严。“减少你个头!她们看的又不是我!”“我管它这么多。”“你还有理了是吧!” 

三十八、深意

半夜厨房里传来很大的响声。Sanji靠在门口,瞪着里面那人翻白眼。只见后者淡定地坐在桌前,道:“我要喝酒。”“我还以为路飞又来偷吃,没想到竟然是你。”“我要喝酒,臭眉毛……”“滚蛋!自己去!”Sanji完全无视他,揭开饮料的瓶盖就喝。咕噜咕噜的声音传来,剑士眯起眼,注意力停留在了某人的喉咙上。下一秒,他夺过饮料,就着刚才被喝过的痕迹喝了下去。“……”

三十九、巧合

睡眼朦胧的路飞鼻子还冒着泡泡,慢吞吞地梦游到了厨房,伸出手就想够上冰箱。Sanji抬腿踩住他的手臂,诡异道:“你不给我醒来就别想再吃我做的饭。”路飞打了一个激灵,马上跳起来点头哈腰:“啊啊Sanji晚上好,你也来逛街吗哈哈……诶Zoro也在?约会吗?原来如此!”路飞将嘴巴张成“O”形,一敲掌心,然后笑嘻嘻后退:“你们继续。”“……”“……”

 

四十、理直

又是两人的采购时间,Sanji气喘吁吁抱着各种大包小包。这会好不容易腾出空来抹了一把汗,回头,却发现原本一直跟着自己的某人不见了!苦命的厨子费尽力气找了半天终于在反方向的那边寻回了当事人,想也不想就吼道:“为什么每次跟在我身后也能迷路!啊?!”谁知剑士一点都不愧疚,昂起头理直气壮道:“要不你也在我们的手上系根红绳?我看很多人都那样做!”“……”

四十一、脸红

乔巴要给大家进行健康测试,现在轮到Sanji,首先是检测血压。乔巴认真捣鼓了一阵,然后对着结果发起了呆。“怎么样?怎么样?”Sanji凑上前,等待着医生的审判。“有点偏高呢,好奇怪……”乔巴话音刚落,只听一道声音从角落里传出:“是我一直在看着他的缘故,他脸红了。”医生觉得这个解释可取,挥笔就想记录下来。Sanji急了:“你别趁乱胡说八道!”

四十二、认真

Sanji回来船上时,说捡到了一个手表,看上去很值钱的样子。娜美定睛一看,眼睛立刻变成了“$_$”形状。当晚,她鬼鬼祟祟溜到Sanji房间门口,发现剑士也在那蹲着。娜美先发制人,问道:“你来做什么?”剑士瞥她一眼,反问:“你又来做什么?” “我……我是来偷钱的。”剑士灵机一动:“我是来偷人的。”


四十三、作死?

跨越阿拉巴斯坦沙漠的其中一段后,大家都在大石上休息。路飞他们盯着唯一一个水壶发愣,那表情狰狞得很。Zoro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某人坐得老远,低着头安安静静的。他走过去,坐到其身旁,摸着下巴道:“很渴吗?”“嗯……”厨子懒懒地回应,显然有点脱力。Zoro见状,提议道:“要不要我给你做人工呼吸?”“……”


四十四、较劲

沙漠上,两人在争吵。“你脑袋秀逗了吗?!”“你脑袋才是被门夹了!”“你脑子里全都是绿藻吗!”“绿藻又怎样?你还不是血液里全是花痴细胞!”“人工呼吸你个头啊!”“混蛋我这是为你好!”“就算是人工呼吸……也一定是娜美小姐伸出的援手!”“你就等着埋在沙子里吧圈圈眉!”“你说什么!绿藻头!”远处,乌索普抠着鼻子回头,吐嘈道:“唉,感情真好啊……”

 

四十五、想像

话说还没到海上餐厅时,大家都在构想新厨师伙伴的样子。路飞说:“身高八尺并且血盆大口。”乌索普打断他:“那样太吓人啦!应该是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的大哥……”娜美默:“那是杀手吧……Zoro你呢?”被问到的后者睁开眼,打了个哈欠,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后来Sanji成为同伴时,Zoro曾盯着他看了好久。“干嘛?绿藻头!”“一模一样啊……”Zoro的构想解疑:拥有一圈一圈花纹的黄毛小猫。

 

四十六、突袭

自从厨子加入后,厨房就不单是剑士睡觉的地盘。这天又不知不觉睁开一只眼注视着厨子的动静,做料理时那一丝不苟的专注,还有那头看上去很柔软的耀眼金发……他站起来,默默走过去。“呃?你醒了?很快就能吃饭了……”手比反应中更快,托住他的后脑勺,亲了上去。果然如想像般,很美味。

 

四十七、反射

偷吻事件后,Sanji有了心理阴影,切个菜也东张西望,忙得很。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哈欠声,他吓了一大跳,挥着菜刀回身就想砍过去。“哟,一大早干什么呢?跳舞?”“……你你别过来!”剑士恍然大悟,坏笑地看着他:“放心,我下次会经过你的同意。”厨子蓦地一愣,谁知后者毫无愧疚地继续道:“身为男子汉要有遇见风雨也面不改色的精神!”“……”

 

四十八、酒言

今晚Sanji值夜,正仰头望着天空,感觉到有人走过来并在身边坐下,他自言自语道:“听说过All Blue这个地方吧?”“只听你说过。”“会有那地方吗?”“这就要你亲自去确认了。”不知怎么地,Sanji突然就笑了。Zoro侧头看了会他,然后摇了摇手里的酒瓶,小声嘀咕:“好喝的酒总是很快就喝完了……”“啊!你这混蛋又去偷酒喝了?!”

 

四十九、模式

船上的日子总是打打闹闹,对战的时候却能默契翻倍背靠背。专业受伤二十年的剑士现在也不例外,结束后便回到船舱,手里攥着纱布。Sanji倚在门前,嘲讽道:“真是不错啊,驾轻就熟?”打打杀杀惯了,没有这点能力怎么行?Zoro没说话,嘴上却勾起了抹狠厉的笑。后者见状直接上前,弯下腰打断他的动作,自己动手包扎了起来。

 

五十、亲昵

“喂,眉毛……”“叫我的名字!”都这个时候了,还紧咬着唇嘴硬的Sanji显得愈加被动。海风拂过他俩的发,在朝阳的光顾中拥抱在一起……虽然不情不愿。他今天起得早,想着这大冬天的熬粥吧,也能暖暖身体。谁知平素睡得老熟的男人也醒了,阻了他进厨房的脚步,有力的手臂圈着他的腰。“……我要去熬粥了。”“我还没醒透,让我抱一下。”“醒你个头啊,我又不是催醒剂!”

 

(完)

 

后记

曾经开的头,一直没有写完,在今天补完全了。

五十题,打闹欢笑居多,但也有淡淡的温馨。

海上的日子就如这般,既别扭又可爱,却都并肩作战。吵架、吐槽、找茬,无疑是漫漫大海之路的调味料,于是两个具有绝佳默契又性格超级不合的男人之间的故事开始了。

最后祝剑士生日快乐!

 

阿境

2013.11.11


评论
热度(10)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