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OP/索香】不动,声色

  

  • CP索香,原著背景;

  • 属性强强,发生在夜里的琐事^q^;

  • 2013.11.11剑士生贺,第二弹。

 

♪BGM:海贼王《One day

 

全一章——

 

入夜的海面洒下了一片薄雾,雾花升腾缭绕,转眼占据了月光的地盘,辗转在苍穹久久不愿离去。这一带的气候已经是冬季了,明明海那边还是热带雨林,看来伟大航路的天气真是比三岁小孩还易变。

不远就是小岛,面积小得可怜,中间突了一块,乍看一眼像是活火山,其实不过一个点缀物。过多的灌木林覆盖在上面,遮得严严实实,显然连人类的生存环境也夺去了,直直延伸到海滩边。

大概因为如此,这艘船才采取了停泊的方式。泊位是浅滩,船底水流挤压划出了一道道涟漪,与雾气争抢主从关系。涟漪泛起的光打在船体上,照亮了上面的漆工。只要有人留心去看,都会忍不住惊叹一声。这是经由人细心保养照顾的一艘船,对于这片大海来说,尊重船只的人们更容易受到海神的庇护。

即使你是无神论。

“叮——”

竟然还有人没睡呢。声音从船舱里的机房传来,机房设在船体下方,白天是它更活跃的时候,叮铛作响,吵得人无法平静。如今里边的人估计意识到了晚上更加不太好,于是手劲缓了。可既然是机房,那就是新武器即将诞生的地方。这些武器被金属或铁片包裹,被赋予火力,威力十足,它怎么不会借这个时候先打响自己的名头?

背脊靠着桅杆柱盘腿而坐的男人摇了摇手里的酒瓶,低声一笑。那些武器不适合他用,他一出生就定下规矩了,只跟刀打交道。事实证明,他的一生都得跟刀打交道,你看,还不是一把呢。他的眼角余光落在身旁被刀鞘好好护着的事物上,心想夜晚就由着你们晒晒月光了。

“啊——”

这艘船注定安静不下来。另一道声音来自绘图室,那间房只属于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女人抬高了分贝,里边掺杂了抓狂的味道。这会令人忆起那些打扫船只的时间,几个船员在甲板上跑来跑去,贪玩得过份忘记了绘图室里正在进行着重要的作业,之后待想起来,女人已经推开了门踹飞了他们。不过事后的情形……是不是就跟现在一样?

酒液入喉,烧得喉咙一阵火辣。男人爽快极了,胸口跟着起伏发出了一道野兽般的呻吟。他在享受这样的时刻,当万物都屏住了呼吸,他的呼吸范围就能扩散了。呼吸是流动的利刃,它能扎在任何地方,包括你的刀,你的衣服,你的身体发肤。

最低调的可能就是那间书房。只有浑黄的灯光穿过窗户,只有窗户上倒映的影影绰绰的身影说明确实有一个人手捧了书聚精会神在读。灯光摇曳生姿,在透明的玻璃块上来回跃动,不一会儿就将人影分散了,一个,两个。

男人对这种考验人眼力的风景不感兴趣。他成功解决了一瓶酒,解决完后手肘撑在了膝上,屈起腿,干坐那发呆。他想今晚的重头戏终于要来了,怪只怪船长大人生怕没人知道他在梦游,一路上不是踢木桶就是踹船板,刚才还走到男人跟前,揉着惺忪的眼,说:“ZORO,还没睡啊?”

他抿了抿嘴,没答话。事实证明他做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船长大人说完就走了,走的路线歪歪斜斜,不是朝着卧室,反而朝着另一个方向。男人憋不住笑意,尤其在听到船长大人推开门“哐啷”踩着了什么以及立马出现的气急败坏的话后。

“你这家伙又在偷吃了!”

“诶——SANJI!晚上好!”

“晚上你个头啊!你以为现在几点啊船长大人!还不给我滚去睡觉?”

“知道了知道了……好凶啊我家的厨师……”

船长大人颇为郁闷,他好歹也是一船之长啊,找点东西进食都不成?他捂着发肿的额头,心想改明儿拿个手电出来吧,这黑灯瞎火的撞上了直接就给人好处了……一本正经想着对策的他完全忘了自己才是犯案的主,又像个游魂一般飘了出来。

“ZORO,晚安!”出了门,习惯性地向那边的男人打招呼,后者点了点头,警告说别这么大声,你以为现在几点了?船长大人摸了摸鼻子,翻着白眼灰溜溜地走了。他暗忖改明儿还要逮男人不在的时候出来,他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刚才的几幕发生得像极了慢电影,你不知道它的“快进”和“后退”键在何处,你不知道它什么开始的,你不知道它为什么突然就跳频道了。这场慢电影显然没有预备完全,显然太不称职了。这一下子又安静下来的气氛只有微弱的风声打着旋儿,似乎嘲笑着男人说这会儿是真的只有你了。

酒瓶放在腿边,与三把刀相伴,倒和里和气。男人的酒瘾还没过去,现在在下意识地咂着嘴,泛白的唇诡异地努了起来,鼻子也跟着一皱。他的一头绿发犹如这艘船的指示标,比江畔的渔火还要有领导能力,刺激得那些天生就是色盲的鸟儿不敢靠近。

蓦然飘上了一缕烟雾,烟雾侵袭得有点快,它张牙舞爪在空中,来势汹汹。原来男人在意的是这股味道,所以才会拧起了眉。他倏地抬起头,嘴角悄悄咧起。台阶上正有一人踩着步子而下,均匀的脚步,不轻不重,听着很舒服。

步子的主人有一头金发,身上仅着一件白衬衫,纽扣儿解了前三颗,怎么看都觉得单薄。但他似乎不在意,还将袖子挽至手肘,嘴里将烟咬得一上一下。男人甚至能从上面的轨迹分析出烟嘴会有一个怎样的牙印,这根香烟一定不喜欢他,因为你看,这会儿他直接将烟头摁灭扔了。

“还不睡?”吐掉烟的他眼睛不自觉地眯了起来,风拂过他的前发,将一双清明的眼遮住了,看不出里面是什么景色。

男人指着酒瓶,说:“我还要。”

他笑,“你说要就要,我这个做厨师的也太没面子了吧?

这是他俩的相处模式,他俩一直都这样。十句中有七句唱反调,剩下一句是不屑,一句是懒得理,一句是空白,因为它直接代替了行动,就是俗称的打架。男人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但还会想忍不住说。他在捣鼓这种破习惯是什么时候形成的,是因为这家伙……

对方似乎嫌热,突然伸出手去扯衣襟。原本就开的衣襟如今更敞,漂亮的锁骨依稀可见。过长的金发长短不一,被风撩拨得太过凌乱,相比之下下巴上的胡渣更加添了魅力,比以往多一倍。

男人的思绪打结了,他把刚才即将出炉的想法硬生生掰成了“性感”,他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而被他冠上“性感”形容词的人,则淡淡地瞥他一眼,似笑非笑。

“给。”

这是一瓶酒,在传递的过程中液体冲撞着瓶身,咕噜噜地唱起了歌。随着传递,有人自顾自地坐在了一边,左手伸进了上衣口袋。

有人握住了酒瓶,过紧的力道能感受到瓶身带来的任何信息,比如温度的高低。一瓶酒被温在怀里这种举动实在是大胆,更何况是用赤裸的身体捂热的。现在尽管是冬天的季节,不烫酒也没关系,男人不是那种娇惯的人,在他的记忆里,只有在喝清酒的时候才需要真正的温度。

递酒的人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做这种“好事”就被打了折扣,老大不高兴。他哼道:“我可以用它做白酒蛤蛎意大利面,欧芹和橄榄油再加上胡椒,会让你这混蛋赞不绝口并且连续三天戒掉酒。光这道菜的酒味就够你回味无穷了……”

对方作势要来抢,男人连忙把酒瓶举高,身体一侧。打嘴炮也不成功当然就得上行动了,双方都不是蠢蛋,身体力行的事还是知道的。况且都是练家子,虽然一个善刀,一个善腿,但体术都是一等一。

金发男人转动手腕,右腿贴着草地扫上男人的膝,后者席地转身,一只手仍旧举着酒瓶,另一只手扣住对方的肩借以避过,这一避就避到后方去了。金发男人终究还是没抽着烟,他将可怜的香烟夹到耳后,带上了几根发丝,露出了耳缘。

后面看着的男人顿了顿,拿着酒瓶的动作垂了下来。

“啧,早点决定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嘛,真是麻烦……”

男人的速度太快,他从后伸出手抱住眼前的人,嘴唇贴着白皙的后颈来回逗留。他宽实的胸膛紧贴着这副起了颤栗的身体,放开了一直藏着的荷尔蒙。铺面盖地的气息瞬间笼罩上了两个人,原本冒起的火如今变了味道,捡了条不太好的路行走。

“喂,我还要……”

这是哪门子的撒娇啊?前不久还嚷嚷着要喝酒的现在完全就朝少儿不宜的出发点去了。想起刚才从冰箱里拎出酒,宝贝似地塞进怀里思忖着呜哇真是冻死人了。如今一经转手就被随地一扔,酒瓶滚了一圈都滚到边边上去了……他有点无奈,有点生气,还有点烦躁。这是这个朝夕相处的同伴给予的。

“喂……”

“行了。”

被动不是一门好学问,自己可是身为男人。曾郑重地想过既然是男人,为什么要和同是男人的对方做这种事……他想过很久,从空岛想到新世界,还是没想出来。一向信心十足的他将这些归究于“Mr.SANJI只会对美丽的女士存在想法”,所以拿这个浑身散发着绿藻味的臭剑士没辙。

他的背脊狠狠地撞在桅杆柱上,身体也被压上了,身上的人进攻性太强,并且粗鲁无礼。他反手扣上对方的颈,拉近,嘴里却故意推开了蛮横无理的舌头,自己伸了出去,舔往那只分别了两年便失去影像的左眼。

男人因他的动作一震。

“你要做全套?”

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湿漉漉的感觉从左眼传来,受到影响的右眼眼球没来由地酸痛。男人的大手顺着对方扬起的下巴而下,先用手指指腹摩挲嚣张的胡渣,接着伸入衣襟,探进衬衫,准备来个大扫荡。带着厚茧的手心每一下移动便是一阵瘙痒,这种瘙痒像长了脚,逐渐蔓延全身,灌入四肢,会不知不觉缴了械。

唯一不肯缴械的是眼神,强势的,不肯让步。

“我要上你。”拨开他的前发,看进他的眼里,男人恶劣地笑起。

后者摘下耳后的香烟,把玩在手里,转了个姿势靠着桅杆柱,回他一记笑,“我是个合格的驯兽师。”

所以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啊,你得瑟什么?

 

(完)

 

 

后记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自己的索香文,二十多年来的第一篇。又是一年绿藻日,我决定浑身解数将它作为生贺送给这对本命CP。

在我心里的他们大概就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我们一样强,所以我们能比肩而立。不是谁先认输,是懒得去攻,是顺其自然地去接受自身的欲望。我们拥有同伴以上的关系,可以在并肩战斗之外再多一层连系。既然要吵要打要闹,那上床去吧^q^

船长大人好好地跑了一回龙套,还有其他几位小天使,他们的活动都是铺陈,并不是没有必要哦。

结局才是真正的开始,所以请各位脑补去吧。O<——————<

最后,祝剑士生日快乐!

 

阿境

2013.11..11


评论(1)
热度(8)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