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原创】(散文三篇)刺鸟/如何让你记住我/三千暗夜

旧稿BY迦南过境

———————————————————————————————

刺鸟

  ——以此文,祭奠外公。

 

白驹过隙,灰暗一般的秋。

它倦了。躲在灌木丛最角落里,闭上了眼。

它的寿命快到了。
 

暖春已去。身边的同伴渐变渐少,它是最后留下来的那个。

低头,啄了啄羽毛。这羽毛,像燃烧的火焰,那么地鲜艳,刺得它咪起了眼。

它突然好想念群居的日子。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胡思乱想。
 

从离开居巢开始,它就不停执着地在寻找着荆棘树。

找了好久。真的有好久……

它有时真的很羡慕同伴。它们高歌,唱得那么吸引。让它都不由自主跟着张开了嘴。

但是。发不出声音……
 

它是刺鸟啊。它想。它真的想。

当一切成了过去时,它突然有了自己的愿望,有了自己想要干的事情。

它突然也想要那样,轰烈地为自己活一次。
 

一阵风猛地吹进它的双羽里,吹落了几根。红色,耀眼。

它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株好长好尖的荆棘树。

荆棘,周身都是刺。会很痛么?会么?

但是……它想念同伴了呢。舔了舔嘴,它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那尖刺上。
 

刹那,灰暗的苍穹像被灌入了灵力般,在微笑。

荆棘灌木丛,一丛又一丛,混合着那抹鲜红色的影子,荡出了一声又一声的歌声。

凄美,动人。婉转,如籁。
 

那是从天堂来的歌声么?那么悲怆,那么惨烈,整个世间,又像被缩小了。

只剩下它。它如愿以偿了。

“咻——”

又是一阵歌声。不禁颤抖,不禁黯然。它,停止了呼吸。

一曲,成永恒。那些弥漫在大地的回音,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它到死,都没有意识到什么。它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唱着,唱着……



听说过么?刺鸟一生只唱一次歌。

曲终,命竭。

那么,属于我们自己的呢? 

 

※※※※※

 

 如何让你记住我

 

之于你,我是一个特定的存在。

而我更贪心于,你能在以后的每一世都能记住我。

                                                 —— 题记

                                                                           

你在窗前站定,抬眸,轻轻给了我一个微笑。

我眯眼,淡淡看着,却心潮澎湃。

这是一种莫名的情绪,一直延伸到心底。

这时的空气,跳跃着悸动,愉悦非常。

这时的灯光,环绕着爱情,美妙动人。

这是凤凰重生后的哭泣,热烈地让人发颤。

亲爱的,如何让你记住我,在这温暖的一刻?

 

雨后,隐约能见彩虹足迹。

你懒懒沐浴在阳光下,那么自然,又忍不住让人嫉妒。

你笑望着天空,指向那轮与太阳齐驱却因光亮渐渐没了身影的明月。

你说,跨过赤道和北极,能够看见月华初上。

我在想像那幅璀璨夺目的画面,

宛若这一刻……注视着你的侧脸。

亲爱的,如何让你记住我,在这温馨的一刻?


 

百花鸣艳,万物争宠。

似乎是很遥远的一个距离,我只看到你的眼睛。

深如潭,亮如星。

我看到那里有我的剪影,清晰倒映在我心里。

似乎又是很短暂的一个时间,我只看到你的双手。

上面一串串隐隐约约的纹路,不正是你我此生的命格?

我凝神微笑,我含泪轻唱,

我一遍又一遍亲吻着你的名字,

让它掀起片片涟漪,让它续写让它演奏出一段段五线谱:


 

亲爱的,如何让你记住我?

亲爱的,如何让你记住我!

亲爱的,如何让你记住我……

 

※※※※※

 

 

 三千暗夜

 

  你随我来,   

  让人们去议论吧,  

  要像竖塔一般,  

  任凭狂风呼啸,   

  塔顶都永远岿然不动。

                                ——但丁《神曲》

 

  阴风扫过的巷弄里,总有些迂回百转的痕迹。

  “喀嗒”一声,是谁在谁的睡梦中恍然而过?

  黑鸦羽毛侵袭了断垣,铃铛脆响,影影绰绰。
 

  血雾弥漫,是谁在谁的视线中消声匿迹?

  风声刮起,转角阁楼的钟正在献唱。

  斑驳的爬山虎宛若骇人的妖,听着节奏,盘旋而上,仿似要渗进天堂,缠绕而下,好像要毁灭地狱。
 

  有人经过这里,回头观望。

  有人接近这里,笑容盈溢。

  有人离开这里,追逐希望。
 

  这是一个可爱的盛年,尘土皆美。

  这是一个可悲的荒世,万物沉睡。

  这是一个可恨的暗夜,幽灵入世。
 

  优雅的芭蕾旋旋地打着转,踩落在遍地染红的蔷薇花上。蔷薇花刺触及的地方,流光飞逝,午夜轮回 ……

  古老的氛围,古老的中世纪。

  古老的人们,穿着古老的荷叶袖 ……
 

  玫瑰丛边,一位绅士信手折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弯腰90度,向一位美丽的女士示爱。女士害羞地别开头,手却殷殷接过了花朵。

    多瑙河畔,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年笑眯了眼,专心致志地拨着小提琴的琴弦。琴声悠扬,吸引了几位情笃初开的少女驻足观看。

    古堡床上,一位精致漂亮的小孩披着睡袍,倚着床侧呼呼入睡。门缝间一人静静满足地注视着,那是属于母亲深沉的爱。

……
 

  破败的羊皮纸上,鹅毛笔一行又一行地撰写着曾经贵族的芳华,曾经中断的延续。
 

“哗啦……哗啦……”


这些哥特式的巷弄,随着阵阵铃铛响,承载着它们特有的记忆,逐渐模糊,湮没在远方的薄纱里。一道旋律溜进人们沉睡的梦境,永不停歇地低奏着,属于它们的一生……


(完)

评论
热度(1)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