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原创】此间难言三百塚

旧稿BY迦南过境

———————————————————————————————

“你是谁?你是谁?”

荒凉的乱坟冈上,错乱地插着几十块不知名的木板。这里曾经有多少人死去,没有人知道。

路过的行人从来不敢在这里停顿下来观看,而皆是匆匆而过。因为他们总是能听到一道声音,轻轻地,仿佛吹在你的耳边,在那里反复地询问着:

“你是谁?”

                                                                                                 ——  题记

 

又是一个阴沉沉的深夜,有一个全身穿着罗布轻帛的女人,坐在一片坟堆里,偏长的刘海遮住她那本来就平淡无波的双眸,遮住她看向远处的视线。

那里有几个人,拿着布袋和铲,应该是要准备来挖掘一下看看有什么值钱的死者遗物。而现在他们,正拉拉扯扯地跑离这个乱坟冈,掉落的布袋和铲也不要了,一个个脸上都是恐惧惊慌的表情,那是生命濒临在边缘的时候,仍渴求着能生还的希望。

“鬼啊鬼啊啊啊……”

女人起身,冷冷地看着他们,寒意迅速弥漫在了这个本来就阴冷的乱坟冈。

“你是谁?你……是谁……”声音僵硬地好像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那样生涩,却又让人止不住打了个颤。他们哪还敢多说话,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拼了命地往后跑。女人看着他们的动作,突然有股冲动想要抓住他们问个明白……

你是谁?她是谁?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样的暗夜里,乌鸦侵袭着每一个角落,鬼火点点蔓延着天际,直到伸往看不见的地方。如此萧瑟的处地,是不会有新月繁星光顾的。

女人安静地蜷缩在一块坟堆旁,那一身淡鹅黄色的罗布帛衣显得格外地明朗。自睁眼那一刻起,她已经知道自己成了一缕幽魂。她从坟堆里出来,看到四周都有残缺的骨头和破碎的衣布,她不禁心问了一句,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

女人从来没有离开过这片乱坟冈,因为她不知要去何处,在这里呆久了,就已经成了她的家了。女人白天也可以出来,她经常躲在大树边上,看着那些老百姓为了抄近路途径这里。她知道她会吓到他们的,想到这里,女人额角的发颤动了一下,有些难过。

她从来都不知哪里是轮回道,也从未见和她一样的鬼魂出现过。女人的脑海里已经没有半点生前的记忆,她记得的,只有一句话:“你,是谁?”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人已经不明白自己孤身徘徊在这天地间到底是为了什么。

过往人们的衣着从最初的布帛变成了长衫,又从长衫变成了纱裙,到后面变成了丝绸。女人知道,朝代在更换着,周而复始,而她一直困在这乱坟冈,也是周而复始。

然后有一天,女人看到了一个男人。

那个人衣带飞扬,俊眉朗目,手摇着一把乌骨扇,一派写意风流。他身边有三个正值美妙年华的少女,正众星拱月般围着他,嬉笑着绕道而过。女人从坟堆里起身,惊喜地笑了,那刘海遮住的双眸此时也散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她急急飘了出去,刚好与那男人望过来的视线对上。

“你……是谁?”生涩的嗓音,僵硬非常,听着让人很难受。

少女们见到她,都在一旁尖叫了起来,蹦蹦跳跳地围着男人撒娇。男人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执起乌骨扇笑道:“你又是谁?”

他的笑优美中带了些轻佻,迅速晃了她的眼。女人急了,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双手从男人的身体上穿透而过。

“你是谁?你……是谁?”她不停地问着这几个字,焦躁的语气弥漫在空气中,让男人不悦地皱起了眉。

“你认错人了吧?”男人合起扇子,指向身边的少女对她说道:“若你也像她们那般美貌,或许我会考虑的。”说罢,男人转身,伴随着那一阵又一阵的笑声,重重叠叠,渐行渐远。

 

*****

 

“我们……就快要死了吗?”-

“没关系……我们死后,即使容貌改变了,我们也还能找到对方的。”

“真的吗?”

“嗯!到时你看到一个人,就问‘你是谁’,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立刻就回答你,那样我们就又能在一起了……”

曾经的战乱,曾经的话语,曾经的约定,一幕又一幕,像算好了时间似的,缓缓在女人记忆里流淌着,残忍,凄凉。女人收紧拳头,呆滞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然后嘲讽地大笑了起来。

她在笑。笑声漫天过际,在这片本来就不大的乱坟冈里,打着转儿,随着尘土散去。

她蹲下身,毫无形象地抚着肚子,边笑边抽搐着,仿若要把这几百年的情绪都发泄出来。

她在笑,一阵接着一阵,像是飞蛾扑火的刺鸟,用尽全力地恸叫,竭斯底里地悲号。她淡鹅黄色的布帛像是被染过一样,衬着她那苍白泛青的脸,此时此刻,是真正地成了乱坟堆里唯一一个孤魂野鬼。

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追求会怎么样?如果一个鬼,没有了追求会怎么样?轮回算什么?投胎算什么?爱情,又算什么?

一个道长站在转角处,一直注视着眼前的场景。他上前,来到女人身边,淡道:“既无眷恋,何不离去?”

女人狠狠撕了裙边的衣角,目光空洞无神地瞪着远方,轻轻开口:“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道长也顺着女人视线的方向望去,那里是几道清逸非常的身影,正慢慢淡在荒芜的乱坟冈外。

“这个男人,自死去后就张罗着修仙,原因是不用再轮回转世,又可以享尽荣华。他也确实做到了,现在在天上有着一个小官职,天天四处云游,潇洒自在。至于你,我从未听有谁提过,想来此人早已没把你放在心上……”

女人抓紧碎布的双手颤抖了几下,然后冷冷地勾起了嘴角。她径直飘向前头,这是她第一次踏出这座乱坟冈。四周的乌鸦扑哧着双翅不停歇地嘶叫着,仿佛在为她践行。

“请带我走吧。”女人顿住,向道长回了个礼。

“去轮回道么?”

“不,转世成人皆有贪嗔痴,我已经活得够久了。就让我跟天地融为一体吧,一朵花也好,一棵树也好。”

道长听罢,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抽出腰间的葫芦,将女人盛了进去。

“到轮回道再说吧。”

 

*****

 

“古有痴女,于一丝魂灵辗转于世间近千载,然尔执念之深,结局却落如此这般。爱谓于尔等,终成了几世的束缚。爱之于世人,究竟何解?呜呼哀哉,此间难言三百塚。”

道长踩上祥云,浮尘划过天边,叹了一口气。枉为神仙,观望着一切,悲悯着一切,却又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完)

评论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