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全职高手/韩叶】旧爱

  • CP韩叶,阿凝生贺;

  • 强强,架空日常,微H;

  • BGM:《Run For YourLife

 

全一章——


 


一个路由器,两台电脑,再自建一个虚拟路由器,网速杠杠的。当然,宽带公司不可能会施舍光纤给你,因为你当初是冲着最优惠的那个套餐去的。


更何况这个小区地处偏僻,为了拉网线找了人小哥不下三次,后者不耐烦地说等啥时候装宽带的用户多了再准备不行么?要知道线缆可是在一千米以外的地方啊,这得拉到何年何月?


叶修懒洋洋地倚着门,听隔壁大妈大声的唠嗑。


对方压根不知道自个儿嚼舌根的动静有点大,说邻居都住了什么人呢?一整天守着破电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是大家闺秀啊还是待字闺中?说起来电脑里有什么名堂,还真的能观尽天下事?那岂不是给实了犯罪的名头?


不太宽敞的走廊因为常年见不着阳光,如今阴暗潮曱湿,角落里长出了毛茸茸的东西。但几天后这样的风景又会不见,别看这是旧小区就没人管,住这的人可都是要住下去的,不自己打扫干净难道还等着别人动手?


叶修咬着嘴里的烟使劲抖动,视线扫过徐徐落下的烟灰,始终沉默。


 


*****


 


大妈曱的声音渐小,看来照顾起了自家的孙子,又是哄又是抱的,还唱起了儿歌。听着那五音不全的嗓音,叶修先是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转身回房,随手关上了门。


“怎么回来了?”


房里还有一个人。即使是个破小区,他也不是一房之主,而且比“同租”这理由更过分。


他几步过来弯下腰,拈起最后一节香烟按进烟灰缸使劲碾,直到火星终于不敢肆无忌惮地出现,他才放开,手又不安分地伸进裤袋。


“别抽,你这都是第几根了?”


一只手伸了过来,捉住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他难受地皱了皱鼻子,“老韩你好歹也知道我是老烟枪……”


“我不想抽二曱手烟,成了吧?”男人瞥他,脸上风雨欲来。


叶修笑,“成。”


“刚才那老太婆的话我都听见了。”


“一心二用玩游戏,怪不得每次通关副本都是A。”


“SS了不起?”


“比你了不起。”


话音刚落,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却都没说话。三秒后,不约而同扑哧一乐,各自摇了摇头。


环视这个小天地,该有的家具都有,大男人需要的也就那些,除此之外就是锅碗瓢盆之类的。同一所大学同一门专业毕业也有好处,接工作也是双份,蹲在家里写游戏程序。


他俩的孽缘是天生的,天生在学校里因为互看不顺眼大打出手,天生无缘无故冷战之后又允许对方找自己喝酒,天生明知道酒量不行却硬要逞强结果干了一炮。酒醒之后被风吹得一激灵。全世界都在看你玩笑,你却在给自己制造玩笑,于是梗越来越多,你成了玩笑的靶子,看着别人射箭过来。


那会儿的叶修,还真有“反压了这个男人给他封口毁尸灭迹”的冲动,现在一想竟然觉得如此非主流。


 


*****


 


“咕咕——”突兀的声响传来,颇为滑稽。


韩文清移动鼠标最小化游戏窗口,然后松开,挑高一边眉毛。他在问叶修有没有忘记什么,谁让后者翘曱起了二郎腿津津有味地泡起了茶来。


“老头子。”他指的是叶修慢吞吞喝茶的过程。


后者不急不慢,将脑袋后仰枕在椅子上,说:“怎么了?”


“刚才的事你忘了?”


“刚才发生的事儿多了去了。”


“别耍嘴贫!”


他俩的相处模式很奇怪,明明都是半大不小的人了,这迈过二十五也就很快三十而立,到时你不急家里人着急,几通电话下来硬要你找个对象最好娇小玲珑美丽动人。还在学校时会有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心理,觉得自己还小,还小,可现在,不小了……


不小的他们依旧在干些幼稚到不行的事。就拿不久前来说吧,挨着坐的两人眼睛直盯着电脑屏幕,你不作声我不作声,响彻耳边的皆是键盘和鼠标的BGM。听着这种BGM不仅不能让人心旷神怡,烟瘾反倒更加重了。


韩文清说:“买个饭吧。”纵使再怎么沉迷游戏,该吃的还是得吃。


叶修叼着烟,操纵鼠标忙着殴BOSS,技能放得那叫一个五光十色。这是他们的习惯,厨房有但从不下厨,因为你不知道谁来动手。开玩笑,他是绝对不干。可人也是这么想的,人是大老爷们,觉得下厨那是女人做的事。


叶修回道:“猜拳吧。”


 


*****


 


楼下有一间快餐厅,据说是湖北人,烧得一手好辣菜。多次来回已经让老板记住了这两张面孔,说人家小伙子比兄弟还亲。被评价的两个人当时正裹在同一条围巾里,宽阔的布料遮住他俩的脖子和下巴,顺带也遮住了贴在一起取暖的脸。


大冬天的吃吃辣能温暖身体,不过是打包而已,小孩子都会做,只要甩出人民币。可他俩丝毫未动。韩文清冷冷地看着叶修,叶修视而不见吐出一口烟圈,大有“我是烟草之神”的架势。于是猜拳节目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大学校园里盛行一时的活动,曾经以“抢澡堂”、“捡肥皂”、“夺洗衣架”为目标奋力石头剪子布,赌上自己的HP。谁料HP不太够的叶修立马输了,他晃晃悠悠站起来,经过韩文清时故意拿手肘压其肩,后者疼得呲牙咧嘴。


然而只能说……算得到开头,算不出结尾?


现在两两相望非常郁闷的两个男人还真怎么看怎么可怜。


叶修看着这人的剑眉和英挺的鼻,即使日夜宅在家也不失戾气,霸道的锋芒始终蓄势待发。相比起他,叶修显得与社会格格不入,因为既懒散又得过且过,再不济能抽个烟抽到天亮,隔天烟灰缸堆得像一座山,满室都是该死的烟草味。


“我来吧。”他叹了口气,放下茶杯。


见他舍不得地看了又看,韩文清知道他对热乎乎的茶壶一往情深,于是抿紧唇一言不发。难得的好事不是?叶大帅哥下厨,这要放在吉尼斯纪录上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他俩在一块儿有好些时间了,但因为彼此都是这种好胜的性格,所以总对之间的界线一笔带过。


究竟是越过了,还是没越过……没人知道。


 


*****


 


叶修的眼角余光扫过他纠结的小表情,突然轻笑。他三两步站到韩文清身后,微微低下头道:“老韩,这都啥年头了,你就不能别闷骚么?”


韩文清失笑,“你在说你吧?”属于对方独有的气息喷在脖颈上,浑身像钻进了蚂蚁,愈加难耐。他想起他俩很久没做了,自从迎来了大冬天后,连撸管的次数也变得少……而且正主就在跟前,撸管那叫什么事?


“哎,待会我煮个面给你。”叶修还在说这事。


韩文清倒觉得什么都好,他的饥饿度完全转移,转移到了奇怪的地方。他蓦地暴起,翻身将叶修压在地上,钳制其双手举在头顶。背脊的凉意通过厚实的衣服传来打了一个哆嗦,叶修无奈道:“这都多久没拖地了啊,衣服你洗?”


“我洗……”


“到床上去。”


得令后的韩文清驾驭了主动权,知道这人怕冷待着不动所以才乖乖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他也就承了美意,不费一点劲扔人到床上扒光了衣服接着解自己的皮带。叶修眯起眼看他的人鱼线,吹了声口哨。这人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那八块腹肌和胸膛,他记得每次高曱潮时他都爱将额头抵在那使劲地哈气,顺便吃足了豆腐。


想起不久前那大妈曱的唠叨,叶修笑道:“说真的,明天的八卦又多一茬了。”


韩文清伸出大手撩起他的发,然后顺着他的锁骨而去,摸向敏感的腋部。他哑了声音,深邃的眼里尽得情曱欲,建议道:“那你就尽情地叫出来。”


“啧。”


“不对?”


“老韩你真是……”


 


*****


 


不是“同租”,却是“同曱居”。


以做曱爱为名义住在一起,久而久之比起恋人更像是冤家。冤家会在兴头一上来在游戏里追着跑之后召唤出武器强制PK,技术始终不如叶修的韩文清每次都是一败涂地,然而说起写程序,韩文清每每都是稳居第一。


他俩如此互补,甚至互补到了床上。


叶修的眉宇间极其淡漠,韩文清第一次见着他是在大学澡堂。对方正在一本正经地排队,手里抱着个脸盆,脖子上还挂着毛巾。毛巾沾上这人的发梢,柔柔软软地仿佛是天地间最温柔的东西。这让大大咧咧惯了的韩文清不得不聚焦过去。


第二次相遇是在一间网吧,半夜溜出来玩CS的韩文清与正准备结帐的叶修打了个照面。后者掏出钱包慢吞吞地数着钱,还对老板说:“改天在这充个卡吧,不然太贵。”站在他身后的韩文清认定他是翻曱墙出来的,你看他满衣服的泥巴。


 


*****


 


叶修的臀曱部被托高,整个人被推抵在床头,韩文清满头大汗地舔shì着他的下巴,身下一个挺进往神秘的入口而去。一路的紧窒爽得他头皮发麻,他倒抽了一口气,快速抽曱插了起来。


叶修伸出手掐住他的手臂,显然不乐意自个儿完全处在劣势,于是抬起韩文清的下巴深入那张嘴,舌头蛮横无理地与之追逐。


“嗯哈……”可惜交换呼吸间泄露了快意,叶修后仰起头轻声呻曱吟,架在对方手臂上的小曱腿也打起了颤。


看着这样的他,韩文清再也没有那种闲功夫去回忆过去了。冤家就冤家吧,这个冤家现在正在他身下任由他干,不管怎么样也是他赚了便宜。可“得了便宜再卖乖’这种事他做不到,因为叶修其人有些时候比他还霸道。


“快点……”这不,人主动提出要求了。


韩文清揽紧他的腰拉近,并抬高他的双曱腿,让那个收缩的入口曱暴露在外。复又出来的阴曱茎抵在那里几次戳弄,越来越多的粘曱稠再也囤积不下曱流入叶修的大曱腿内侧。他深了深眼睛,戾气更浓。他干脆倾下曱身吻上大曱腿,手指轻弹上面健康有力的肌肉。


“嗯……快点,老韩……”叶修实在对这人要做足前曱戏的尊重心态没办法。明明第一次那会儿喝醉了的韩文清是将他按在厕所里猛干直到干出曱血的。可为什么当时已经酒醒了的他会专心享受这种乐趣?


“啊……”


叶修眯缝着眼看身上这位沉浸于欲曱望的男人,心想大概是因为这副被他征服的表情感觉不错?


“老韩……啊……”


罢了,慢慢纠缠吧。


 


*****


 


22:30。


窝在厨房里七手八脚煮面的韩文清幽幽道:“故意的……”


岂不是,往常精力充沛射过一次还能将他打趴下,接着以骑曱乘曱位完成两次高曱潮的叶大帅哥现在坐在床上曱翘曱起腿,撑起的手肘抵着额头,指间夹着的香烟正袅袅上升烟雾。他瞄了里边忙碌的那人一眼,轻轻一笑。


“老韩,我饿了。”


“不是才喂饱你……”


 


*****


 


今晚韩文清睡地板。


 


(完)


 


后记:


第一篇全职高手同人文(韩叶CP),趁今日以生贺形式发出来,希望大家不嫌弃。


日常生活一瞥,属于韩文清和叶修的琐事,当然也不落下精彩十足的H画面。没有什么新欢,一直是旧爱,从以前到现在,相濡以沫。


最后,谢谢观看!


 


阿境


2013.11.30


评论(5)
热度(25)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