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全职高手/韩叶】技高一筹

●    CP韩叶,架空; 

●    网游、校园描写有;

●    BGM:Daughtry《WaitingFor Superman

 

 

01

第七服务器的入口,站着一名53级的法师,头上顶着的【天罪】帮主的头衔都快把昵称【君莫笑】淹没了。

鼠标指引着前进,刚到接待NPC面前,就见她竹桶倒豆子般说着话:“亲爱的玩家您好!欢迎您再次回到游戏!为庆祝《风华无双》辉煌的一周年,我们决定从今天起重置地图和怪物状态,满级从六十级提升到九十级,并且增加职业和终极转职的隐藏任务!期待您的支持和参与!”

叶修是现在才知道,原来走路的时候不小心点到了这个NPC的头,怪不得自言自语。这时候到处都挤满了玩家,大概在为突然的消息找寻答案。

原来有一年了。叶修操纵着人物继续走,然后在一处台阶旁停住。

对于他们这些第一批公测的玩家来说,无疑对这款游戏寄予了感情。但是游戏就是游戏,始终都得归入商业用途,为了赚取利益和市场不停地改版,植进人民币的消费,限制平民与金钱玩家的权利。

想了想,叶修还是打开了消息系统,结果一条条留言争先恐后弹了出来,惊得他手一抖。

 

【好友】OOXX:老大老大,都两天了怎么还没上线!我们需要你你你……

【好友】独取清风:在不在?回个话。急!

【好友】乌鸦一扇:老大,攻城战后【杨柳盟】就没影了!

【好友】群殴战术:你小子跑哪去了!该死的要重置地图了,会不会降级啊!

【好友】三片落叶:哥哥,你不理我们了?你不来【杨柳盟】吗?

……

 

最后一条让叶修来了兴趣。他顿了顿,在帮派界面发了个“我在”的消息后就点击了回复:叶子,我跟你们盟主分手了。

确切来说,是那位【杨柳盟】盟主甩了他。

好歹也网恋一场,虽然没有见面过通话过,但他也本着男女交往的理念和她交好,即使出发点是要拉拢与这个第七服务器第一大帮派的结盟。所以攻城战她们没来援助很简单,告吹了,没必要了,game over了。

【杨柳盟】出美人,至少个个昵称都是倾国倾城美丽动人。帮里的小伙伴每天都在庆幸说盟主不是人妖就好,老大你也不吃亏。在这种年头,人妖什么的真是太可怕了。可攻城战那天吧,人盟主大人衣袂飘飘站在城门上,霸气凛然地说:嫁给我……

【好友】三片落叶:哥哥,我家老大明明是喜欢你的呀!你别性别歧视,这都什么社会了啊!再说您老技术破顶,攻城战全靠您拿下的,我们【杨柳盟】一个屁都没放!

叶修很想说,孩子,这只是游戏,神马都是浮云。

【好友】君莫笑:好吧,改天我和“她”再谈?

【好友】三片落叶:哈哈,太棒了!

单纯,也是好处。叶修感叹一声,接了个任务去刷怪了。

 

法师这个角色是公测开始练起的,他一开始就相中群攻的技能,火攻,杀伤力强,组队发挥优势很重要。

【帮派】君莫笑:蛇眼boss这里刷,谁来?

帮主下令,谁敢不从?在级别还没有提升的时候,【君莫笑】角色可是差个七级就要满级了。在这个劫镖攻城成大家喜好的档口,高等级的可谓少之又少,如果不是一年的坚持,【君莫笑】也许还停留在小喽罗的层次上。

【帮派】华澜:靠!老大死出来了!我,第一个报名!

【帮派】采花娘:哟!老大!加上我……

【帮派】小孩最大:哇,刷蛇眼啊!我都扑了好几回空了呢!老大,就看你了!

【帮派】府肉:很多男银!星星眼……老大,我也要来……

【帮派】君莫笑:嗯,够了,剩下的下次,排队。

【帮派】独取清风:……

【帮派】一枚龙套:清风兄又被抛弃了哈哈哈!乖,跟老子混吧……

【帮派】独取清风:喂!

【帮派】我是一棵葱:风风别叫了噢,老大一定又屏蔽了!我猜一定是被【大漠孤烟】打击到了……切,你说一个大老爷们玩什么女号,人妖吃香吗???

 

*****

 

攻城战的第二天,【大漠孤烟】向【君莫笑】求婚的事不胫而走,引好事者围观。

【杨柳盟】成员唯恐天下不乱,不停刷喇叭,并且发各种颜文字。显然这些人无条件支持自家老大,认为性别不是问题,网恋不是距离。相反的,【天罪】连续两次遭受精神攻击,HP呈负值,潜水了好一段时间。

【天罪】有一好,非常地和谐。很少吵闹,异常团结,这可能跟帮主的处事原则有关,也正因为如此,即使等级分配不均匀(低级的有第一次转职后的十八级,高级的有五十五级),也还是一直占据着第七服务器五大派之一的位置。

关于两个帮派帮主的连系,只要呆在这个服务器的玩家几乎都有耳闻。毕竟都是常上公告的人物,最初吧,劫镖盛行,在排行榜上居高不下的【天罪】突然有一天被刷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帮派,这就是孽缘的开始。

 

*****

 

拉风的组队向来吸引人眼球,当叶修一行顶着全是【天罪】的帮派号出现在蛇眼地图上的时候,世界刷开了。

这些只是发生在游戏里的小小一角事件,没有人会发现,包括屏蔽状态的叶修。处在蛇眼地图里,随时都要提防遇生人就攻击的怪,自然也没有哪个队友会吃饱了撑着八卦这位处在风口浪尖的人物有啥表示。

毕竟游戏与现实,相差甚远。

五个人的组队,只有【君莫笑】的角色最高级,还是法师,主攻都落在了他身上。而副攻就是战士【华澜】和弓箭手【府肉】,剩下最重要的一项加血,顺其自然的成了药师【采花娘】和刺客【小孩最大】的任务。

《风华无双》里五大职业:战、法、药、刺、弓,一向都是法师和战士最吃香。法师全法,战士全血,如果练得好,简直无敌。

叶修不喜欢一个人刷怪,那样太浪费时间,他一个学生没有这么多时间来耗。所以迄今为止他的级数都是组队升上去的,当然,也跟之前坚持了三个月的劫镖行当有很大关系。每当去官府领了这个任务,他就可以当个赏金猎人赚大钱和经验,把不法的镖车押回去。

蛇眼BOSS是58级的身高两米五像个凸眼变形人的怪物,即使53级的【君莫笑】和50级的【独取清风】一起也很难打得过,所以只能组队。

【组队】君莫笑:打吧。

回合制的游戏叶修没接触过其它,但《风华无双》却玩得极其顺手。

这大概跟个人喜好有关系。

 

刷蛇眼BOSS可以爆装备,而且还是高物理攻击的装备,所以这里等于是战士的天堂。相同的,这里比其它地图还要多人,刷新怪的速度还没有抢怪的速度快,你吵我骂很是壮观。

现在他们用了半个小时,才刷了五个蛇眼BOSS。原因很简单,被抢怪了。始作俑者很好认,因为他们的头上都飘着【杨柳盟】的头衔。

什么叫做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大概也是如此了。

【当前】华澜:搞毛!你们这些杂碎!

【当前】屎克郎:晕,是你们挡到路了!

【当前】我呸:看看地图吧,又不是你家的,得瑟什么!

【当前】府肉:现在孩子就是欠管教……

【当前】人人为我:怎么?不服气啊!不服气就把你家老大嫁了啊!

【当前】小孩最大:你们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当前】迷魂锁:问你家老大哟……

 

02

周一是个好天气,体育系二年级A班也是如此。

叶修因为身高178的原因,一直被安排在后门的最后一张座位上,当着重大又容易被人忽视的角色。但他本人就不一样了,虽然无心学习爱好网游,虽然是个文科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但理科可是响当当的。

不过,理科再怎么好也没关系,这节是物理课,他照样该干嘛干嘛。

于是很戏剧又很狗血的一幕发生了,物理老师见自己在台上讲得口沫横飞,学生却在下面撑着额头云游天外,青筋与心脏联合跳动,频率加快。她推了推自己的大黑框眼镜,伸手指向遥远的那个黑发少年问了一个物理公式。

只见少年愣了一秒,然后面无表情地起身,面无表情地交叉起双手,淡道:“不会。”

回答迅速。无所畏惧。诚实勇敢。

围观的同学不由在心里钦佩起这个学生会会长秘书来,眼里也泛滥起了“精神上支持你”的泪花。

物理老师可不一样,她本来就已经三十高龄,相亲屡次失败屡败屡战就已经让她颓靡不振,现在被这么一刺激,猛地就将粉笔擦扣回讲台上,张嘴哼道:“出去。”

如果这时候老师说“出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面壁。

F中的教学楼呈弯曲的环形状,从体育系二年级A班出来后阳台正好就在环形的拱起处,视野格外辽阔。

名义上面壁的叶修这会儿站在阳光下悠悠然地观望风景,看上去更像是巡查的学校领导。

叶修所在的教学楼是大一和大二的根据地,也就是说每层五个班,每级十五个班,一共占了六层。而大三是跟学生会的办公室一起在另外一栋楼上,经过它们的背后再通过密密麻麻的树木丛和图书馆,就是男生宿舍,男生宿舍对面则是女生宿舍。之后再从平行线上转个环形,经过小卖部和体育馆,那里便是F中。

站在第六层的他按理说是很难让人发觉的,毕竟操场这么大,噪音那么多,也绝对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不过,韩文清也不是普通人。

你说能把“玩人妖号”当作自己事业的怎么可能算是凡人呢?

 

「老韩。」

「又被罚站?偷偷抽烟了吧?」

「不都被你缴了么。」

「哼。」

这不是千里传音,只是手机短信。

叶修锁住键盘,又悠悠地塞回了裤袋里,接着趴在阳台上,开始睁着眼睛睡大觉。

 

*****

 

叶修有副不错的相貌,有个好名字,还自带嘲讽技能,所以特别容易认。

甩了甩吊着线坠的手机,韩文清的眼睛落在上面“君莫笑”三个字上,挑眉冷笑。

大学时期有很多意外,不管是青春期还是思想期,全部属于意外。

韩文清这个人,没多少人了解他,知道的只有一点,此人特别喜欢散发“生人勿近”的冷气场。

下课铃适合响起,惊扰了叶修的美梦。他淡定地回归动作等待物理老师的察看,直到对方点点头觉得此人有点悔意了才高傲地扬起头,往教室里走去。

乌龙的一刻结束,下节是语文课,他不会再被罚站了。

所以说,为什么现在要先计算好每节课有几个几率是在罚站中度过的?

纯白色的衬衫,青绿色的领带,黑色的西裤,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搭配,但叶修总能穿出清冷的味道。这感觉放在成年人的世界就叫做“禁欲”,那放在徘徊在成年人边缘的世界呢,叫什么?

把玩着手机,在空中转了一圈。撑起头的少年侧头问了坐到他旁边的同学几个问题,后者摇着头使劲拒绝,那模样好像欠了他三五八万。

如此这般,当然也没看到打他窗口经过的体育系二年级C班一行人。韩文清沉默不语地走在后面,两手塞进裤袋里,意气风发,头还微微偏在一边,显然是在专注听着前面几个人的话。

 

03

在重新改版的《风华无双》里,他们【天罪】依然走大街刷怪摆地摊,什么影响都没有。倒是【杨柳盟】收敛了很多,似乎知道自家老大痴情无望一片真心付诸东流,最近常能看见世界频道刷着各种悲伤无比的诗歌段子。

这天周四,叶修成了最早赖在宿舍里的人。宿舍门关好了,但洗手间门关不稳。叶修决定先冲个凉,得好好享受这个无人的时刻。说干就干,他提起大红桶,淡定地出门而去。每一间宿舍都没有独立的热水措施,唯一的一处设在每一层楼的角落,大家排队取水。

现在是18:00。

叶修看到排着那么多人的情形,面无表情就转身,我们称之为条件反射。

“学弟,难得见你来打水啊!”

“学弟,要不要我借你个位子?”

宿舍是大学与高中混搭的,见到这些人也不稀奇。叶修左看右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笑道:“叫我?”

“当然了,哈哈,学弟你真有意思!”

“诶,学弟,听说你玩《风华无双》,在几服啊?”

本来准备无视他们的叶修顿了顿,认真瞧了眼前这个人。比他高半个头,黝黑的皮肤,亮晶晶的大眼睛,是肉眼一看就能知道似乎具备运动细胞的人。叶修回道:“七服。”

“噢,是吗?我在五服。”

听到不是跟自己一个服务器,叶修转身就想走,结果被这人拦下,讨好地呲牙道:“如果我来了七服,你会陪我玩吗?知道我是谁吧?你一定认识我吧?”

重新审视了他一会,脑海里跟操场上常奔跑在韩文清身边的龙套对上号,叶修严肃地回答:“不上三十级就别来我。”

“……”

打水打到聊天上去了,没有打到水还被骚扰的叶修很悲催,他一步一步慢吞吞朝自己的房间走,那一个大红桶被提的直晃悠。

叶修没有什么特殊的优点,但总是能做到目不斜视。事实证明能够大无谓走在能射死人的诅咒视线上还自信满满的也只有他了。所以当红桶与他进了宿舍后发现另一个存在时,还是好死不死愣了一会儿。

某人友好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床铺,扬起下巴示意道:“过来坐。”

和这人认识就是从上铺下铺开始的,刚入住不久半夜翻墙去网吧的他在半路被对方逮着,结果被硬拉着PK了一场,结果是他赢。那次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等几天后再在网吧遇上才恍然大悟,丫开女号?

想罢,叶修付诸了行动。

“……你拿桶放我床上干嘛?”韩文清怒目一瞪。

“哎,搞错了。”

“……故意的。”

 “哐当”!叶修准确到达上铺,同时离他最近的一个横栏被他踩坏,掉到了韩文清脚边,非常妖孽地滚了一圈。叶修看了看,心想现在哪里都是豆腐渣工程。

“你不冲凉么?”听见上铺咔咔作响,韩文清抽了抽眼睛,轻巧地转了个话题。怎知对方没有回答,动静却越来越大,嘎吱嘎吱想要拆床板一样,轰隆隆的。韩文清抬脚一踢头顶的床板,咬牙切齿道:“上个床也不安分,现在是傍晚你做什么早操!还一来就跳跃运动!信不信老子操了你?”

 

*****

 

能够认识这样的舍友,从很多方面来说,是个灾难。

能够对这样的舍友产生没必要的想法,从很多方面来说,是天大的灾难。

人与人之间也是有距离的。

两人的对话在这里宣告结束,叶修蒙上被子,调了手机闹钟,准备半夜十二点起来冲凉。对于常年泡网吧的他来说,珍惜每一秒的睡眠比什么都重要。

他叩了叩床沿,在察觉到下铺那人想起来看个究竟的时候,他抓起角落的一张纸,从被单里伸了出来。

上面写着:“叶修要长眠,打扰者必死。”后面还加了个微笑的Q版本人大脸。

“我现在就想剁了你。”韩文清觉得自己是疯了才会看上这家伙。

现在一想,这厮除了玩游戏外啥都不会,不就是摸黑去网吧那会儿被递过一瓶矿泉水么,不就是渴得干瘪瘪的他胸中流过一股暖流么,不就是坐人旁边时看人叼着烟盯着屏幕PK的模样挺S么?

韩文清起身提了桶,出了门。

 

04

生活中到处都是小插曲。你可以因为一个女生的注视认为自己已经堕入爱河,也可以因为捡到一分钱被条子叔叔表彰,也可以因为一个恶言相向记仇多年,这些都是必须的。

那么既然生活中适用,就代表游戏里也一样适用。

午夜一点半,坐标215/267,雅各城。

这里既不是官方通道,也不是标志性的传送点。从广场上聚满的人群可以了解到,雅各城是【杨柳盟】的天下。

夜晚容易让人孤独寂寞,大家都不愿意扛着血袋陪着怪群魔乱舞。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地图上,一个个玩家扒拉张毯子,吆喝着摆起了地摊。

《风华无双》是款人性化的游戏,它不会限制你摆摊的权利,反而在每一个城的入口都竖了一牌子,详详细细地标明了:三十五级后的你,摆摊吧!赚钱吧!走在世界的最前头吧!

其实当初,叶修也曾跟这些牌子打过照面。万分激动的他无法用言语表明自己的心情,于是放了一把火,烧了那个城的所有牌子。结果嘛,玩家【君莫笑】被系统禁言一周,连掉四级,算是惩罚,也算是对其他玩家的警戒。

 

【当前】玩家【你是我的毛】的摊位:专业配送飞天符,五折起,有意者前来选购!

【当前】玩家【唤醒你每一条神经】的摊位:纯手工打造四十级以上白银装备,物攻物防法攻法防皆有,另赠送能量石,只要一亿银币……俗话说,我不坑你谁坑你……

【当前】玩家【白玉堂堂堂】的摊位:你是女人吧?买件首饰装扮自己吧!你是男人吗?买样礼物送给爱人吧!堂堂的首饰店,童叟无欺!

【当前】玩家【小样儿】的摊位:还在用原始的锄头挖石头吗?来这里看看吧,高石头矮石头,镶嵌的制药的,总有一样适合你……

……

 

好多人。

他现在已经忘了来这里是干嘛的了,只好耸拉着脑袋瞎逛荡。

世界、帮派频道都没有开启,清闲的叶修终于觉得自己有点不厚道。他该感谢人物角色是虚拟的,不然始终会被这些人群挤死。这样感慨着的叶修,压根忘了一件事。这家网吧的电脑负荷量差到不行。

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缝。叶修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角色像中了迟缓光线般做起了慢动作,一个转身一个抬脚都非常有个性。这下好了,成了广场上最诡异的风景。

按了物品栏,没反应。

按了回城符,没反应。

按了退出键,没反应。

卡机了!

 

“叶哥?”

三更半夜从角落里站起来,即使有电脑屏幕的光照着也是有点奇怪。对于老板友好的关心,叶修很感动,抬眼幽幽道:“上厕所。”

“……噢,那你忙。”上个厕所而已,不要摆出这种表情好不好!你到底想哀悼谁啊!擦擦汗,辛勤的老板又埋头研究起了股市起落的数据。

叶修不知道,他刚一起身,鼠标就被动作滑了一遭,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开启了自由PK模式。

《风华无双》有一个规矩,砍人太多的玩家具有强烈的笼罩力和杀气,如果路遇开启了自由PK的玩家,可以随时强制PK。所以现在法师的对面站了个全身泛着红光的角色,盔甲,显然是个女玩家。

广场上谁也不知道上演了什么。

进入回合后,更是不知道谁跟谁在打架。

默默无闻的53级法师一动不动,也没架法杖,乖巧地站在那里试图做个好人。可惜天不从人愿,对面那位似乎一点都不想让他好过。长枪一挥,血条直落,这就是53级对76级战士的差距,完败。

一分钟后,法师站回了原地,一个小摊位的面前。

战士女玩家扛起垂落着红缨的长枪,头也不回地离去。

 

【系统】你进入了自由PK状态。

【系统】玩家【悬崖虎啸】强行邀请你进入PK模式。

【系统】你已进入PK模式。

【系统】你被玩家【悬崖虎啸】杀死。

【系统】你第二次被玩家【悬崖虎啸】杀死。

【系统】你第三次被玩家【悬崖虎啸】杀死。

【系统】你已退出PK模式。

 

一分钟,可以打一场架。一分钟,可以进行睁眼闭眼的交接。一分钟,还可以是拉下裤子拉链再拉好拉链的过程。唯一没有屏蔽发言的系统现正在大气不喘地报告着“丰功伟绩”,叶修愣愣看着,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冒了起来。

ID3125888,【悬崖虎啸】,女,76级战士,无称号,无帮派,正义值:-5299,贡献值:0。正义值足够多的负数证明此人杀了很多人,应该都是恶意PK。《风华无双》改版没多久,竟然已经上了七十级,而且还是女的,这不是赤裸裸的挑衅?

电脑前的叶修一摸下巴,自言自语道:“你他妈的有本事别换网吧上啊?”

 

*****

 

早上五点,【君莫笑】终于飘出雅各城,慢吞吞走在地图上,随手扫荡几个小怪。还披着暗色斗篷的他一点都没有刷怪的意思,事实上自从被杀后就没心情了。

帮派【天罪】的总部与雅各城还相隔着三座城,如果徒手跑回去是很花时间的,这时候就要用上飞天符了。叶修顿了顿,点开了物品栏。格子很多,东西很多,就是没有想要的那个。叶修淡定地靠回了椅子背上,淡定地移动鼠标到达了右上角可爱的红色叉叉周围徘徊。

天要亮了,什么都别做,先走吧。

 

【系统】你的好友【君莫笑】下线了。

【帮派】帮主【君莫笑】下线了。

……

【帮派】OOXX:老大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啊……

【帮派】采花娘:老大这是低调啦……

【帮派】府肉:啊啊,不知道……我会告诉你我在看钙片吗哈哈哈……

【帮派】我是一棵葱:(#‵′)凸那是什么!

【帮派】华澜:靠!你们几个常在线的,有空就多去做做帮派任务,我们帮可不能落后了!

【帮派】乌鸦一扇:哟,小澜儿今天好积极,来给哥哥亲个……

【帮派】华澜:滚!死乌鸦!!!

 

05

F城好歹也是个大城市,景象更是美得没话说。我们的主角叶修此刻正倚着小巷的墙壁走,手塞进宝蓝色的薄外套衣袋里,头一点一点似乎在打瞌睡。

现在是十月半,F城刚刚入秋,天空也悄悄地露出了性感的鱼肚白颜色。F中的大门虽然还在紧闭,但还是阻挡不了奋发向上的早餐店老板们。

学生们都是饥饿的,他们时常处在低潮期,这时候就需要补充能量了,所以油条啊粉面啊包子啊什么的最有爱了。这句话出自XX早餐店的老板口中,她天生就长了一副胖墩样,叶修乍一看见还以为是神奇宝贝里的“泰山压顶”。

校门7:30才开,所以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侧头托住下巴,视线望向了外面。

“同学,不吃点什么?”

“包子吧。”

“什么馅的?”

“肉。”

“要几个?”

“五个。”

老板娘瞪眼,上下打量了他的身板好一会儿,才挑眉道:“五个?”

“五个。”叶修轻笑着点头,“我很严肃。”

“……还真看不出来。”

直到老板娘转身离开去准备早餐,叶修才拉了一下自己的外套。透过窗户,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店里,是陆陆续续增加的学生。F中和F大的食堂只提供中餐和晚餐,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撇了眼一旁叽叽喳喳的几人,叶修捏了捏包子,聚精会神地吃着。“瘦肉馅真不错。”小声的感叹,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

 

放学后的校舍依旧很热闹,才没有人会这么乖巧回宿舍蹲点。F中与F大设在一起有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沟通交流变得有趣多了。不管是篮球场还是足球场、羽毛球场,到处都可见不同年级的学生们扎堆着起哄。

F城的绿化环境不错,相同的这所学校也是绿意倍生,生机昂然。叶修躲在操场最后面的草坪里,平平躺着,文案翻开盖住脸,看上去惬意得很。

已经放学了,他完全可以快速回去冲凉睡觉,然后半夜溜出去上网。可是现在他一点都不想动。

“F中有这样一个学生会长还真是灾难啊……”若无其事地说着某人的坏话,并且理所当然。从他盖住的脸上观察不到表情,只能看到那一头跟草地融为一体的黑发散乱地搭着,在夕阳的照射下,意外地很柔软。

今天下午14:30,韩文清就进了学生会办公室,到16:00才出来。与各部长开会讨论,还有团委的亲临现场,让他们成功地躲避了上课的灾难,这其中当然有好有坏。

扯开衣领,韩文清蹲坐在草地上,胡乱揉了一通叶修的头发,道:“什么时候秘书部部长可以不参加会议了?”

“不能怪我,显然团委看我不顺眼。”叶修两手一摊,潇洒地扬头:“我压力很大,很想跟你分摊来着。”

语气轻飘飘,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韩文清无奈地瞪着他,咬牙切齿扭头道:“我是上辈子欠你了,搭上你这么一个……”

“别激动别激动,你也不想想是谁一定要我坐秘书部BOSS的位置?”叶修天生就不是管理的料,充其量做个旁听写个汇总,也就韩文清这种老实巴交的人才会用这种笨手段栓他到身边。

          

他俩像是约好的,谁也不想让谁好过。

 

06

今天的《风华无双》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世界不停地刷着广播,PK场上的角斗如火如荼,摆摊的贩子也吆喝得相当卖力。怎么看都是怎么欣欣向荣的场景。戒网的第三天,玩家【君莫笑】又光明正大站在某个地图上,那一身法师装束耀眼地很。

 

【系统】你的好友【君莫笑】上线了。

【帮派】帮主【君莫笑】上线了。

……

【帮派】乌鸦一扇:老大真是个大忙人呐。

【帮派】上帝是我:老大好!

【帮派】我是一棵葱:老大晚上好!

【帮派】府肉:老大最近很忙吗?难道忙着相亲?XD

【帮派】君莫笑:?

【帮派】乌鸦一扇:……喂,好歹我们也一人一句,你就不能给一人一个答案?

【帮派】君莫笑:我回来了。

【帮派】乌鸦一扇:0.0

……

 

叶修其实并没有戒网之类的意思,他只是突然间感到一种烦躁的厌倦,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在消失过后,他也懒得回头去追究其中的原因,半夜起床,翻墙,熟练到达名叫“飞机网吧”的大门口。

他现在在沙漠地图上,一边漫无目的地刷着大嘴怪,一边跟【大漠孤烟】私聊。

电脑主机还在伴着CPU快速地运转,谁都不知道这一刻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半夜的沙漠地图上,人影少得可怜。叶修也懒得继续杀怪,直接坐在地上回血打坐,自己则在物品栏整理着东西。如果卖不到钱也做不了辅料的,就干脆往外面扔。

一早就知道操纵【大漠孤烟】的是谁,可每当想到这个神经病不只一次说过“嫁给我”就一阵恼怒。他从来不会将网游和现实放在一起,对他来说,网游就是虚拟无比的事物,之所以愿意把兴趣放上去,也是因为它看不见摸不着。

可如果变了质,就好像你在暗他在明,你如果不主动,就成了被动。

【君莫笑】的面前是一望无尽的沙漠,这里不是集体刷怪涨经验的最佳去处,却是单刷的好地方。现在距离他的坐标不远已经出现了另外一个玩家,一身战士服,浑身散发着红光,手里还扛了把枪。

纵使很容易无视一切的叶修,此刻也没办法控制住注意力。最重要的是,这位长发拼肩又身材性感的女战士,头顶上正飘着一个异常刺眼的头衔——【悬崖虎啸】

就在叶修捣鼓着脑袋准备想做些什么的时候,他狂按鼠标的动作停顿了。

“……”他默默看着屏幕显示的一列文字,眼角开始略微地抽搐。他只是整理物品整理得太快而已,他只是不经意顺带点击了什么,谁能告诉他为啥随便一个弹出的窗口都这么地惊人眼球?

 

【系统】玩家【悬崖虎啸】邀请加你为好友。

【系统】玩家【悬崖虎啸】已成为你的好友。

【系统】隐藏任务被触发。

 

【世界】玩家【悬崖虎啸】、玩家【君莫笑】开启“撒旦之夜”地图,隐藏任务被触发。这是游戏重置地图过程中最新的指令,希望更多的玩家能够接到意想不到的任务,《风华无双》因你而精彩!

【世界】玩家【悬崖虎啸】、玩家【君莫笑】开启“撒旦之夜”地图,隐藏任务被触发。这是游戏重置地图过程中最新的指令,希望更多的玩家能够接到意想不到的任务,《风华无双》因你而精彩!

【世界】玩家【悬崖虎啸】、玩家【君莫笑】开启“撒旦之夜”地图,隐藏任务被触发。这是游戏重置地图过程中最新的指令,希望更多的玩家能够接到意想不到的任务,《风华无双》因你而精彩!

 

【世界】白药可口:隐藏任务?!这不是【天罪】的老大吗?!

【世界】拉克西斯:他走什么运啦,竟然还能开启最新地图!话说另一个是谁?

【世界】懒羊羊:好眼熟的名字。

【世界】1+3=4:同上。

【世界】迷魂锁:……

【世界】老子是神:混乱啊,有戏啊,我们也去搞个隐藏任务瞧瞧?

【世界】大神:隐藏任务会爆高属性装备吧?

【世界】大漠孤烟:是的呢,这么说你是等着要去抢了?

【世界】喜羊羊:喂喂,这是什么情况,两大帮派的BOSS都上场了。

【世界】乌鸦一扇:【天罪】的路过……

……

 

【帮派】OOXX:靠!老大,你都干了什么!

【帮派】乌鸦一扇:刚从【世界】逛了一圈回来,老大你出名了。

【帮派】府肉:行啊,老大,你真从了人家帮主了?

【帮派】华澜:说什么不跟我们去刷怪,结果去跟别人结婚了!老大你这混蛋!

【帮派】乌鸦一扇:哎呀,小澜澜这是怎么了,让哥哥我亲亲……

【帮派】华澜:滚!

【帮派】君莫笑:我不是故意的。

【帮派】一枚龙套:嗷!

【帮派】采花娘:你们看老大多无辜……T—T

【帮派】君莫笑:……

【帮派】上帝是我:哈哈哈,老大赶紧去完成隐藏任务吧,得到的奖励分我们一点!

【帮派】我是一棵葱:就你?

【帮派】华澜:闭嘴!你们快点给我去做帮派任务!

【帮派】乌鸦一扇:小澜澜陪哥哥我一起去呗……

【帮派】……

 

【当前】悬崖虎啸:?

【当前】君莫笑:你哪里蹦出来的满级号?一上来就杀我。

【当前】悬崖虎啸:练的,只准你虐我,就不准我砍你?

【当前】君莫笑:老韩……

【当前】悬崖虎啸:别叹气。

【当前】君莫笑:你啊。

 

07

解除打坐状态后,叶修操纵着角色站起来,朝那个女战士走过去。

偌大的沙漠地图,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场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叶修并没有去计较隐藏任务是什么,该来的总会来。可人都有一个毛病,对自己受过的挫记得一清二楚。这一点叶修也不例外。

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君莫笑】被杀的结局叶修可明白得很。想他堂堂一帮之主,被人偷袭还真说不过去,虽然自己无意识开启了自由PK,但“被强制”却是第一次。

糟糕透了。

【当前】君莫笑:老韩你杀过我。

【当前】悬崖虎啸:没办法,罪恶值太多,等级太高,所以会连累到周围的人。

【当前】君莫笑:……

【当前】悬崖虎啸:所以你要杀回来?你还真是一点亏都不吃……

【当前】君莫笑:一样。

【当前】悬崖虎啸:哼。

 

这两人正在进行着时下最冷场的对话,其严肃认真又不搭调的句型都快把这座沙漠冻成冰块了。

他们不该在【当前】上聊的,因为对话全让当前地图坐标的人都看了去。比如现在越来越多到达沙漠地图的玩家们……现在在他们眼中,是这样的一副情景:

拥有着深红色长发的女战士身着盔甲,英姿飒爽,身材姣好,手里的红樱枪一看就是上品,角色上面“76级悬崖虎啸”的几个字轰得大家淡定不能。如果稍微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个玩家就是《风华无双》全服等级排名第十一,黑名单排名第一的彪悍人士。

因为上了黑名单的关系,等级排名被撤消了。所谓黑名单,就是砍玩家砍太多导致红名的以及正义值达到-4000,可以逮捕她送往官府蹲几天小屋子的罪犯。

女战士旁边是一位法师,纯黑色的束发,“53级【天罪】帮主君莫笑”,全法攻的宝蓝色袍子和手杖。乍这么一看,还真的有“郎才女貌”的苗头。

 

因为隐藏任务的缘故,【君莫笑】不得不跟【悬崖虎啸】栓在一起。按后者的话来说,是因为【君莫笑】在整理物品栏的时候将一个道具扔出来了。

那个道具的本名叫做“人鱼的记忆碎片”,是【君莫笑】之前在一个独角兽墓穴单刷僵尸独角兽BOSS刷出来的。当时他极其想要一把高法攻的手杖,结果除了这个碎片外什么都没有。

“人鱼的记忆碎片”暴露出来,跟【悬崖虎啸】物品栏里的“剑骨”产生了共鸣,随即弹出了一个窗口:触发隐藏任务,请点击确认,并与对方建立好友关系,保持300亲密度,然后组队前往新地图开启任务。此任务限定时间为一个月,奖励丰富,有分装备、金钱、特权等,敬请期待!

【好友】君莫笑: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等级不够,不代表以后不能超过。53级对76级暂时有点难度,不过不代表打不过。

【好友】悬崖虎啸:我等着。

 

08

网吧里,刚吐出一口烟雾的叶修微微侧了头,眼睁睁看着自己嘴里的香烟被人夺走。后者伸出手夹了它,撑在桌沿任它冒着火星。逐渐升腾的热气甚至要烧到手,叶修刚想扔了鼠标,孰料有人比他更快,弯下腰故意让唇舔过他的耳畔,另一只手则迅速覆上他的手背。

叶修默然,过了一会儿才道:“这里有摄像头。”

“嗯。”

“你在干什么?”

“你刚答应我了。”

叶修笑,“你的眼睛出问题了?”

韩文清被当头一棒哽得无话可说。他抿紧嘴,冷哼,“冥顽不灵。”

叶修深深一叹。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玩游戏的他累了,于是放松了挺直的背脊,背靠在一边,脑袋腾腾腾枕到了韩文清杵在那的手臂上。仰起脸能看到这人阴影不定的神情,他恶劣地翘起嘴角,道:“自己找上门的。”

同校,同宿舍,同游戏,生活中遇上,游戏里也遇上,PK是他,攻城也是他,这种连系还真不太好受。一不小心就收不住势头,因为很多事情不是你说了算。

韩文清突然道:“去练个女号吧。”

“怎么,换口味了?”

“我开一个男号,娶你。”

“滚——”

 

(完)

 

后记

一篇不知所云的文,游戏大纲一直存在我的电脑里,我就一时手痒写了它。让韩队玩人妖号什么的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冥顽不灵的两个人,追追赶赶,躲躲藏藏。可能因为太过熟悉了,所以了解对方很多事。也是因为太过了解,所以不想深入,不想让自己认输。这也许就是叶修的心理过程。而韩文清的话,表现的比他主动比他诚实,起码一早就知道目标是谁。不过认定了目标也就认了死理,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只是开始,慢慢走下去吧www

最后,谢谢观看!

 

阿境

2013.12.7


评论(4)
热度(24)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