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鬼灯的冷彻/白鬼】狂信


●     CP白泽×鬼灯《鬼灯的冷彻》

●     暧昧向?闷骚向?

●     BGM: 泷沢一留《镇命歌


全一章——


鬼灯的卧室一般不许谁进,打扫什么的也是由他亲自动手,隔日焕然一新。

这天恰逢他外出工作,阎魔急于批阅三途活动文案(因平时是鬼灯直接代劳,刻有“第五殿”字样的印章当然也寄存在鬼灯自己的地方)

“怎么办啊,鬼灯不在的话我实在不好做主啊。”阎魔为难地挠了挠头。

“大王,这个文案一个时辰后必须交给第六殿,请尽快处理。”偏偏这时候唐瓜的言语像道催魂令。

说起三途活动,其实每年都有举行。地狱的时间不比现世分白日昼夜,可时令还是一样的。有夏便有冬,虽然处在常年被火焰环绕的地狱看不真切。现世张灯结彩庆祝新年的时候,三途河两岸聚集的亡魂也多了起来。

说什么“好歹也是新年啊,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吗!”“我这个罪行放在不喜处地狱不太合适哦,真的不考虑换一换?”“刚才夺衣婆摸我屁股啦!”之类的,转眼嘈杂声遍布四周,吵得人耳朵生疼。

夺衣婆自己还有写真要拍,当然不想管他们,可就这么放着也不太合适,便将焦切的目光停在不远处蹲着擦拭狼牙棒的辅佐官身上。

“请问~”乍一出口,妖娆皆有。纵观整个地狱,试问谁不知道这个男人?强大的存在自古以来皆被向往之,阴森森的这里也不例外。如果要问谁最强,那么你只要脱口而出就对了。

“鬼灯大人——”夺衣婆的脸上有可疑的红晕。

“嗯?”

“请你有空去说说悬衣翁那老头,他又不务正事参加演唱会去了……”导致这边的亡魂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增加过半,这突兀的工作量就算看在老夫老妻的关系上也绝不饶恕。

燃起来的夺衣婆没等到对方的反应显得不甘心,第一回她伸出手扒拉了自个儿的发型,心想是不是一向严格的鬼灯大人心有怒意没有言,第二回她伸长脖子去看,却见后者的手腕上栓着根绳子,这会儿随着他挥动狼牙棒的动作一晃一晃,异常扎眼。可惜视线空间有限,藏在鬼灯大人衣袖那端的绳子尽头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时至今日,这个问题依旧困扰着夺衣婆。

当初扛起狼牙棒走到亡魂堆里的鬼灯只悠悠放下一句“那就让你们玩个痛快好了”这样的话,久而久之这句话成了一条规则,而定下规则的那个日子就成了每年的例行。眼看今年又要准备,夺衣婆盘坐在树下唠唠叨叨说敢情我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代言人?

*****

“!”

鬼灯蓦地抬起头,吓茄子一跳。他悻悻然缩回手,嘿嘿一笑:“鬼灯大人想什么这么认真呢?”

“那节目开始了。”

“什么节目?”

“动物世界,现世每逢周三都会播放。”

“哦……”茄子抓了抓胸前的衣带,心想鬼灯大人对动物的喜爱真是异于常人。

刚滴溜着眼睛,眼帘里就印入悄无声息回过头来的男人,男人眯起眼道:“刚才你在干什么?”

“呃……”

在大街上闲着也是闲着,茄子自己没有找女生攀谈的习惯,鬼灯走路也从来都是目不斜视面无表情,周遭散发的冷气足够令人退避三舍。头顶的红绿灯一闪一闪,形形色色的人堆里掺杂了地狱来客,一个好奇地东张西望,一个将左手伸进右手的衣袖里,缠绕在食指上的是根鲜红的绳,妖异却又极其适合。

“这个?”鬼灯问。

“嗯嗯!”茄子点头。

鬼灯拎出了几许,过长的绳因为失了绳结的束缚伸展了开来,在他的手腕处绕了几圈。绳的这头是多出来的红线,上面几颗绿色的珠子晶莹剔透,仿佛开在鬼灯手腕上的植物,经年淋雨直到生长。

绳的那头还在鬼灯的衣袖里,也许是他的动作太慢了抑或是绿灯来得太快,还没屏息凝神,后面就有个老者催茄子过马路。

茄子懊恼地嚷嚷:“为什么不坐胧车?”

鬼灯淡道:“来到这里就遵守这里的规矩。”

“如果是地狱呢?”

“我说了算。”

茄子不再多问,反而陷入了沉思。鬼灯大人应该没有欺负他脑袋瓜小悄悄转移话题的习惯,因为那种反应太自然了,就像自己每次下班回家后老妈迎出门的一句“快洗手吃饭”,久而久之不再投注注意力,但也不代表就会忽视。

*****

「茄子,我跟你说,那形状……不像是地狱的东西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啦?」

「……这不是打扫的时候一不小心看见的嘛,就放在枕边呢。」

「你进去打扫了?」

「嘘!」

*****

“是酒葫芦哦。”

“咦?”茄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默默捣鼓了半天后,一个用绳子固定着的事物已经呈现在他眼前。

这事物通体玉色,上面的花纹错综复杂,与其说是难得一见的艺术,倒不如说是充满时代风情的山水画。就在茄子发呆的瞬间,鬼灯已经自顾自地找到石凳坐下,手指缠绕着红绳慢吞吞地把玩。

“好看……”这是茄子憋了好久憋出的话。

鬼灯瞥了酒葫芦一眼,脑海里闪现的却是千年以前在山中与一只神兽对斟的画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狼牙棒被他用力一拽插进了地缝。

“可以卖个好价钱,算是古董了吧。”茄子提议。

“不懂呢,我不是古董鉴赏专家。”

“可鬼灯大人一直带在身上。”

鬼灯闻言歪过头,“有么?”

仿佛潜移默化的占有,在某年某月某一天的拼酒后收了作抵押,心里盘算着下回好好嘲讽对方。又好似胆大包天的恶作剧,贴上标签日子渐长瞧瞧会不会成为无主便无从驾驭的东西。一念天国一念地狱,谁都会这么想。可有几个人真的虔诚在做。

*****

“呼——”烟雾撩下岁月,波澜不惊。

白泽翘腿坐在廊上,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桃树林。“桃子成熟的季节……要到了呢。”轻佻的语气,却说得无比温柔,眼睛微眯,嘴角尽是笑意。

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崩坏的桃太郎揪着手里的药草往门这边探出脑袋,奇道:“白泽大人竟然抽烟啊。”他指的是白泽手里的烟杆,竹制的细杆,还有鲜红的吊坠,看上去非常漂亮。

白泽凑上嘴吸了一口,接着反扣在门边弹拭烟灰,由着点点火星起舞。“是别人送的。”他晃起了腿。

“真不愧是白泽大人,这该不会是对方寄托情意的信物?”

“情意啊……”白泽撑起手肘抵住额头,笑开了:“从没见过。”

“内向之人吗?我那个时代可多了,不过写信的话是完全没问题的,因为一封信就结婚的事例大有人在……”

“每次被灌得烂醉……”

“后来不知道从哪个时候开始突然就不流行写信了,人们都是喜新厌旧的家伙啊……”

“我一恼就拿走了他的烟杆,到现在也没找我要。”

“好怀念啊,时代消逝了,人们都在讲关于我的故事,可都不知道我就在旁边听呢……诶,白泽大人你有在听吗?说起来这根本就是你偷的吧!哪里来的‘赠送’啊。”

白泽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迈进门时手腕一转,烟杆便安好地躺进他的衣袋里。随着他的到来,未散的烟雾也开始登堂入室,虚无缥缈的它们将这里覆盖成海市蜃楼,隐隐约约竟然有不同的风景出现。

桃太郎一愣,望向雾气里如同镜面一般的倒映还有镜子里边若无其事与同行者对话的男人,惊讶道:“白泽大人……”

其实桃太郎更想唤“鬼灯大人”。因为幻境里边的那位正是地狱第一辅佐官,而且与自家上司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因缘。此刻似乎正处在现世,戴着一顶毡帽,身穿风衣,双手背在身后甩弄着什么。

“呐,看见了?”正入神时,环起双手倚着门的白泽吊儿郎当地笑:“那是我的。”

桃太郎复又看过去,这才发现鬼灯手里的红绳中间段有一枚铜钱,和白泽耳饰上的一模一样。而那酒葫芦,也只有神神叨叨的神兽会攥个几千年了,这倒也不假。不过……

桃太郎眨眨眼,眼角余光故意扫过目不转睛盯着幻境的某人,说道:“白泽大人指的是什么?”

“不错啊,和我玩文字游戏。”白泽笑眯眯地挑眉:“你说呢?”

“物……还是……?”

白泽吐出一口烟雾,收了幻境,笑意还在脸上,却始终不答。

*****

“鬼灯大人,总觉得有什么在看我们……”

“无聊的STK吧。”

“咦……”

“陪我去买支烟杆。”

“原来的坏了吗?”

“易主了。”

 

(完)

 

后记:

狂信,意为狂热的信徒。思维在抵触,身体反射却不一样。想要占有,想要成为独一无二的那个,管它几千年的时光怎么彷徨怎么徘徊,神火怎么指引生者逝者的路(结合BGM后的意境)

酒葫芦和烟杆,都是信物。至于是什么意味的,就请正在观看的你去猜测了。(ღ˘3˘ღ)

第一篇鬼彻衍生CP文(白鬼),谢谢观看!

 

阿境

2014.1.20


评论(7)
热度(49)
  1. 月面兔米珊迦南过境 转载了此文字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