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用名:迦南过境
B站用名:NancyWu境
新浪微博:@PrNanC-TripTooo5

*****
FTISLAND ——
写写文做做MAD,良禽择木各自栖。^^

【舞乐传奇/苏决】奈何凉薄(非CP向)

  • 《舞乐传奇》衍生同人;

  • 苏决单人,无CP向;

  • 2014.2.14情人节&元宵礼物;

  • BGM:林海《未央

 

全一章——

 

“这……是什么?”

“地府。”

“笑话!”

人都死了,还被亲口告知事实,这种感觉真不好受。尤其沐浴在这阴森森的环境里,特别容易触景生情。要说触什么景生什么情,也只有临死前突如其来的的心如明镜,以及脑海里突然冒出的一句话。

那是老爹跟他说的,不过几个字,却花费了从南诏到长安的路程,花费了东行大唐的气力。如今一缕魂魄,看着倒显得有些多余。

“往哪走?”

他叹了叹,回头冲跟前的无脸鬼道:“这地府的哪儿啊?地方这么大,也不怕我走丢了……”见对方要答,他又道:“不是我说你们,至少把脸给画上吧!好不容易才来地府走一遭的大家会害怕……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不惧鬼神。”

说完他自己咬了自己的舌头,于是摸着下巴在嘀咕这是怎么回事,啥时候被传染的话唠毛病。

无脸鬼显然觉得他很烦,并不搭理他。这也是他的瞎猜,你看那张白花花的脸,谁知道在想些什么?是人都有五官,连五官都没有,谈何做人?

“呵呵。”

被这声冷笑打断,他才想起来。敢情都忘了这是大名鼎鼎的白无常了。

“为何亲自来接?”他问。

“一视同仁。”

他伸手整理水袖再负手身后,忍不住笑出声。说的好听,好听到以为自己真是什么乱世枭雄,下辈子不是受五刑之苦也得做一回家奴。然后他就觉得他可以可恶到被判堕入畜牲道,抑或做一做花鸟虫鱼。

“可惜不配。”他摇了摇头。

“可惜?”

不远就是三途,河水浑浊看不真切,泛舟人投来目光,冷得他打了一个颤。“难道不可惜?”他反问。

“我以为你会可惜另一处。”

观察了半天,发现这白无常没有要继续前行的意思,看来不必过河,他松了口气。憋着气的是泛舟人,一边怒火冲天地哼哼一边东张西望接着寻找目标。他顿了顿片刻,好奇道:“和一个幽魂说这么多话真的好么?”

“呵呵。”

“我求你别笑了,难听得很。”

男人爱的都是铃铃笑声,辗转在耳畔萦绕不绝,甚至能够透过笑意去猜测对方是如何令人惊艳的女子。小腰和红泥也是那样,虽是侍女却独有一番气质,如今想想,她俩笑的时候还真是少。

小腰死后,红泥会反,如若是现在的自己,一理便清。可惜就如这个白无常所说——你会可惜另一处。

“何其多。”上至处心积虑的谋划,下至同床同被的兄弟。

“舒难陀是你什么人?”

“兄弟。”

“你说要杀了他。”

“我也说过,不准别人杀了他。”

 

*****

 

“叩叩——”

 

白无常的手杖在地面上敲响,随着声音起舞的是如同鲜血般的曼珠莎华。他想起小时候在寺院时,僧侣拿着念珠敲着一个小孩子的头,那个小孩仰起小小的脸蛋,认真听着响彻在四周的细语:如果有朝一日你到了地狱,那么你一定是被佛给唾弃了。

「我做错事了吗?」

「你亵渎了信仰。」

「本少爷才没有什么信仰!」

「有的,有的……人非草木。」

 

*****

 

他回过神,觉得自己该走了。这地儿他从未来过,看着新鲜,却也没有要一窥究竟的意思。他甩开衣摆,大步流星而去,往那漆黑一片的尽头。

“叩叩——”

比夏日的蝉鸣还要嘈杂。

“叩叩——”

比寺院的钟鼓声还要难听。

“叩叩——”

比偷偷摸摸的一记敲门还要滑稽。

 

*****

 

“叩叩——”

 

「你来干什么?」

「带你出去玩!」

「我今天要背诵的经文还有……」

「去,又是那个老头儿吧!刚才他还抡我脑袋来着!」

「是你太调皮了……」

「我的王子殿下,别婆婆妈妈的,跟我走!」

「……我叫阿光。」

「阿光你个头!」

 

*****

 

黑色如墨,渗透人心。

几步之外,残影仍在。

他终于叹了叹,幽幽道:“费尽心思入梦这种大胆事,亏你做得出来。信不信地狱的王揪了你的魂,从此再也回不去?”

“……”

“要托梦也该是我,待我先去轮回道。”

“……”

“我且在此,看你骠国盛世。”依旧等不到回答,他不怒反笑,“是极,是极,人非草木。”

 

“叩叩——”

 

一步之遥就是万丈深渊,退后一步却是撑起重量的所有面孔。

国王把这个人送进来时,第一眼看见的不是满脸褶子的僧侣们,而是使劲儿做鬼脸的自己。当时他就在想啊,这双眼睛真是话中有话呢,是要准备跟佛开玩笑,还是跟他开玩笑?

“骠国三十年后即亡,何来盛世?”有声音这样提醒他。

他敛起笑意:“足够了。”

这玩笑一开,就开了十多年。

 

(完)

 

后记

我哭了,我哭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太喜欢苏决了啊啊啊啊TUT多少年没有看过电视剧,对这《舞乐传奇》简直就是一见倾心。爱所有的角色,舍不得任何一位,因为都是如此鲜活,才构成的献乐之旅。多希望他们永远在路上,距离大唐总有那么几步,那该是多好的事。

从来没有好人坏人之分,有的只是立场的不同和人性的多少。相背而驰越走越远了,变的是年月,变的是心境,也还有一些记忆始终没变。彼此对斟不是假,相视一笑不是假,兄弟之情不是假。

人非草木,

奈何凉薄。

多少故事终附笑谈。

 

阿境

2014.2.14

 


评论(1)
热度(22)
  1. 徐觅之迦南过境 转载了此文字
© 迦南过境 | Powered by LOFTER